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初遇公主 赎悠然
    看着二退出去,肖逸晨又转向窗外。心中不免很悲哀,惆怅的看着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不经意间,把窗上的支棍碰掉了,从二楼掉到街上。街上来走路的行人吓了一跳,纷纷往上看,有个女高音从楼下传来“谁啊,是要吓死姑娘吗没长眼睛吗”来心情就不好,不管是谁在下面喊,肖逸晨都没有理会,从窗户边走向床,硬板板的躺了下去。“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上楼的声音。外面脚步停了下来就听道有女声问“就是这间么”一个声音苍老的男音回道“是的,姐。”“把门给我打开,我看看是什么人敢这么大胆”里面人还未出声,就看那年老的下人破门而入。来就很累的肖逸晨,已经没有力量睁开眼睛了,感觉好困好困。就这样睡了过去,任凭他们在耳边吵来吵去的。这一觉睡的真是太踏实了。睡醒后的她,习惯性的想伸懒腰。忽然发现手脚都不能动了,一点知觉都没有,心想完了,一定是太累,竟然一点警惕性都没了。这时里门被推开,有人向里面张望了一下,随即冲外面喊道“姐,这子醒了。”“恩,你就是把一个棍子扔到下面的人吗你不懂什么叫道歉吗我在这等着你你竟然还睡觉你娘没教你怎么道歉吗”瓜子般精致的脸庞上略代些成熟稳重的感觉,但从那编成辫子的乌黑秀发和清秀无比的摸样看来,她的年龄绝对不过十八。“恩棍子什么棍子”肖逸晨这人有选择性健忘症,所以完全忘记窗棍的事情了。“就是你扔下去的那个”她有一些不耐烦的。肖逸晨想了想恍然大悟,此刻,就算是不用对着镜子,她也知道,她的脸上又出现了邪气又略代固执的独特微笑但朋友却常看到蒙娜丽莎终于笑到嘴角抽筋了。“是那个支窗的啊,我不心弄掉下去了,吓到姐,真是心中有愧啊。”肖逸晨马上向她赔礼道歉。看她的样子来好像要大骂肖逸晨一翻的,既然先赔了礼,她也就不好意思再了。“这次就,就先放过你。”罢就要转身离去。“请留步。”肖逸晨躺在床上高呼。“什么事”她冲肖逸晨道。“我不能动了,可否带在下去看大夫。”肖逸晨报着一点希望对她。她走了过来,晃了我一下转身问身后的人“他为什么不能动”一位身着旧衣的老人道“姐不是吩咐不能让他走掉吗我点了他的穴。”“快解开。”老人走过来用手指头点了她两下,肖逸晨感觉身上一松。于是我忙下地向那个所谓的姐道谢,“谢谢姐了,请问姐尊名”肖逸晨作揖道。

    “姑娘叫苏晴晴。你这子叫什么”她一脸的不屑。“在下肖逸晨。”肖逸晨刚回答完。就见二哥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三弟,发生什么事了”我心中感动万千,“没什么,误会一场。”我对二哥道。“喔,对了,二哥,请你帮我买个笛子好么”“行,等我一会出去的。”二哥一口答应了下来。“你还会吹笛子”苏晴晴一脸不信。“不信,一会我可以给你吹啊”我瞪着纯真的大眼睛看着她。“公子,你的水烧好了,衣服也买回来了。”这的二对我道。“恩,你把水和衣服拿过来吧,我这一身也太像个叫花子了”我自嘲道。二点点头,又退了下去。“苏姐,麻烦你出去一会,在下要洗澡了。”我冲她道。再看她完全没有要出去的意思,我又补充了一句“要不咱们一起洗”她幽怨的瞪了我一眼,而我玩心大起。嘴角扬起三分,满眼笑意的看着她。她被我看的脸越来越红,跑了出去。肖逸晨无奈的笑了笑心想“我扮男人还扮的很成功呢。”过了一个时,肖逸晨终于把自己洗干净了,便简单的打扮了一番。看楼下的集市很是热闹,便想下去游玩一翻。头发上挽着一个碧绿的玉簪,再加以白衣飘飘,更显得风度翩翩,漂亮迷人,真的是漂亮,女儿家再怎么扮男人终究脱不了女儿家的阴柔气,所以只能用漂亮形容自己了,不能用英俊形容。肖逸晨学着古人拿着纸扇走在街上,四处张望,全然没注意旁边的人对逸晨指指点点。正当肖逸晨在无聊时,前方的人头耸动、吵吵闹闹吸引了她的注意。“卖丫头喽,这丫头可是不简单哪,看这姿色看这身段怎么样五十纹银起价”一个壮汉喊道。看热闹的人好多,逸晨好不容易才挤进去,看见一个大汉旁边着一个被绳子绑着的女子,虽然身上衣服已经脏的看不出是男是女了,但从她的眼神来看应该是一个很坚毅的女子。身旁的看客,男性居多,而且时不时的发出怪笑,让逸晨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时大汉道“此女子的父亲欠我五十两纹银,如今他父亲已死,只好拿她抵债。现在五十纹银起价,有没有人要买的”身旁的人全是看热闹形的。有几个想要喊价的,皆被身边的老婆拽走了。有几个长像轻佻的混混喊道“你爷爷我出五十五两”路人甲“我出六十两”路人乙“我出六十五两”路人丙“妈的,老子豁出去了,一百两”价越喊越高,现在已经是一百两了,就看那个大汉越来越激动。看着被大汉绑着的女孩,又看了看叫价的那几个猥琐之人,逸晨不禁摇了摇头心想到古代女子实是悲惨,不如我帮帮她吧,逸晨抬头看了一眼那女子“好吧,我出伍百两。”低沉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都往逸晨这边看来。“好,这位兄弟出价伍百两,还有没有人加价了”大汉环视了一周。“没有人出价了吗好,成交。兄弟,交银子吧。”大汉低头对逸晨,因为他比想象中给的价钱要高出很多。逸晨把二哥给她的银票给了那个大汉,那个大汉看了一点眼,把那个姑娘往逸晨这边一推讪笑着道“她是你的了,随你怎么玩。”罢看了一眼手中的银票,笑盈盈的就走了,大汉的表情尽数落在逸晨眼底。“真是不值啊明明二百纹银就能买下的,可惜了那银子”仿佛好像银子是他的一样。“这公子长的挺俊俏的,怎么头脑不怎么好使啊”他与旁边人声道。众人在一旁议论“伍百两买这么一个叫花子,真是脑袋有问题。”逸晨怒目圆睁的看着正在话的那些人,那些人看到逸晨凌厉眼神就乖乖的闭上了嘴。逸晨见她手脖已被绳子勒的有些淤血,忙给她松绑,同时问道“你叫什么”她冷然的看着逸晨“女子姓悠名然。多谢公子搭救。”“哦,名字很文雅,那个姑娘,你可以走了,我还要逛逛。”逸晨转身刚要走就被她叫住了。“公子”她一脸疑惑的看着逸晨。“啊,买你是为了帮你,不是为了买你当我丫鬟,你自由了,明白吗”逸晨对她淡然的笑笑,刚迈步她又抓住了逸晨的衣服,你到底想怎么样,还不让我走了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出来怕伤人自尊哪。悠然见他不是为色赎自己,看这风度也算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定不是坏人了,想到这里自己便有些想留在他身边。

    ------题外话------

    呼呼,好不容易传上的,继续加油吧。么么哒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