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如此娴熟
    “张府君,此事是否还待商榷。”

    出乎意料,第一个出来反对的却是一开始就站在张道远一边的曲离。

    曲离此时口中的称谓为府君,而不再是小友。态度微妙的变化,可见其立场已经改变。

    张道远手握九霄玉牒,在三十三派联盟之中有着重要的影响。此刻他的一举一动,不但代表了黑龙山府,更是与三十三派联盟有着重大的关系。

    “除魔卫道,正当此时。龙族帝敛,与魔宗勾结,沆瀣一气,背约在先,亦当除之。曲老若有不忍,尽可作壁上观。其余诸位,亦可做个见证。”

    此刻一旁的修士,心中纷纷松了一口气,主动开始与东魔宗的人划清界限。

    打是大不过,此次进入冰封之地的东魔宗长生境以上的修士一共有三位,在外接应的有两位。

    此刻包括善绝魔君在内,三位修士都受了重伤,拼了最后一口气才逃了出来。在外接应的两位都已经变成了他脚下的人头,丢了性命。

    张道远此子,当真辣手,与张长生相比,丝毫不让。

    善绝魔君此刻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了楚湘竹身上。

    她离张道远最近,趁势下手,偷袭张道远,便能扭转局势。

    善绝魔君已经给了她好几个眼色,对方却是一动不动。逼急了,善绝魔君大喝一声。

    “楚湘竹,还不动手。”

    楚湘竹看向他,神色冷漠,仍旧一动不动。

    “从今日起,我楚湘竹不再是东魔宗的弟子。”

    幽幽一语,彻底断绝了善绝魔君所有的希望,准备誓死一搏。

    张道远从车辕上站了起来,两位星神将环绕其身。

    雷声滋滋,红炎焱焱。

    雷光与炎流划破长空,打开了这场大战的序幕。

    巨大的身躯环绕空中,帝敛没有想到,张道远越过东魔宗的人,居然对他动手?

    与此同时,天空之中十几条雷蛟都向着帝敛而去,撕咬着他身上在龙凤大战时留下的旧伤口。

    如果说帝敛的龙躯像是一艘艨艟巨舰,那么这十几条雷蛟便像是走舸小舟。

    只是,走舸小舟要比艨艟巨舰灵活得多。这雷蛟缠绕着龙身,一口就咬了下去。

    沐浴龙血,那雷蛟露出了无比畅快的表情。

    相对的,巨大的痛楚声传遍了整个穷丘之地。

    本是晴空万里的天域在帝敛的意志影响下,乌黑的云霭遮蔽了天空。

    雷蛟虽是龙族近属,但却与龙族不同,修为想要提升,那么血脉至关重要。

    所以当初张道远与之密谋对付帝敛的时候,他们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不只是因为那些承诺的礼物,更是因为对于他们而言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张道远,给我死!”

    痛楚袭上全身,帝敛已经失去了理智,选择最为直接的方法,从虚空之中冲击而下,想要将张道远撞个粉碎。

    阿黄手中黄巾皂罗旗轻轻挥舞,黄沙聚集土龙,游飞上天。

    两声龙吟传遍了整个大地,相互对冲,剧烈的激荡甚至造成了虚空的波动。

    帝敛撞破了土龙,继续冲击而下。

    阿黄手中黄巾皂罗旗再度飞舞,那本是弥散在空中的黄沙凝聚成形,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绳索,将之包围。这黄沙锁缚之中,还可见十几道冲天的雷光。

    只是,那黄沙索虽然牢固,雷光依然迅猛,却无法锁住帝敛的冲势。

    阿黄眉目一皱,微微用力,握紧了黄巾皂罗旗。

    便在帝敛巨大的身躯就要接近的时候,重冥十米多高的身躯跃然进入了视野之中,一拳打向了帝敛的龙首,将之打翻在了地上。

    便是以帝敛的修为,此时已经难以承受。正当他一个神龙摆尾,挣开了一直缠在他身上可恨的雷蛟,准备再战的时候。

    一发带有寂灭气息的炮弹向他袭来,正中龙首,轰烂了半个头颅。

    巨大的龙躯在地面之上,蠕动了一下。

    便是受了这么重的伤,以帝敛的修为,也不是不能恢复。

    可惜的是,张道远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又是几发太渊惊魂炮,打在了帝敛的身上。便在弥留之际,帝敛眼见一众神兵、熊人、雷蛟一拥而上,却是根本无法反击。

    眨眼之间,一位履尘境的古龙就这样失去了性命。

    更可怖的是,这手法一气呵成,应该是早有预谋。

    混战之中,善绝魔君看向了张道远,他在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精确的准备,怎么样对付这位龙族的高手。

    沐浴炙热的龙血,无论是熊人、神兵还是雷蛟,都发生了改变,体态都发生了细微变化。这三者都是需要依靠血脉才能更进一步。

    重冥自从打了那一拳之后便不再出手,看着这位万年之前的老对手落到了如此境地,他的心中并没有什么不满,反而有着一股快意。

    当初便是这帝敛,压迫他最甚,也是导致他从龙族出走的罪魁祸首。

    “重冥大人不是噬龙者么?”

    面对着这一场饕鬄盛宴,重冥居然无动于衷,这才是张道远最为意外的。

    “当初答应了帝是非,这嗜好我戒了。”

    重冥有些感叹,看向了张道远,话语意味深长。

    “这屠龙的手法如此娴熟,倒不像是第一次做了。”

    重冥一语,无论是楚湘竹还是曲离,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刚才他们被张道远摧枯拉朽的攻势给秀了满脸,如今在重冥的提醒下才发觉。

    为什么你如此的熟练?

    “恐怕这就是天分吧!”

    张道远仰望天空,我当年屠过的龙海了去了,我骄傲了么?

    “好一个有天分,张府君的手段,翟某今日是领教了。”

    便在这关键的时刻,东魔宗的宗主翟让突入战场,莅临上空。

    只是,这并不是翟让的实体,而是一道虚影。翟让并不想要来,但他不得不来,因为他需要保住善绝魔君这些人。

    更重要的是,保住叩心钟。

    战场的局势再度发生变化,不远处的山丘上,黑衣楚辞看向了此时停滞的战场,微微一笑。

    “张道远么?本尊记住了!”

    随后,黑衣楚辞缓缓转身,身前出现了一道虚空之门。黑衣楚辞一步跨入,身形没入了其中,消失在了这方天地之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