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九百七十一章 来自太古洪荒
星海璀璨,波涛汹涌。

叶辰立于其上,静静仰看苍缈。

太多路过的修士,不明所以,也随他目光去望,啥也没瞅着。

他们看不见,不代表叶辰看不见。

他,能望穿些许过去的时空,也能隐约望见冥冥中的时空乱流,在某个瞬间,还能望见乱流中的人,欲把他们接出来,得开辟一条通道,一条连接时空乱流的通道。

眨眼,又是半月,他才默然转身。

这一路,又是走走停停,一路都在望苍缈,时而能看见乱流,时而看不见,时而看得清,时而看不清。

“老七,俺爹还能回来不。”

正走间,突闻呼唤,乃小猿皇。

多日疗伤,那货又活蹦乱跳,拎着他的铁棍,在星空溜达。

“能。”

叶辰这一字,说的颇坚定。

轰!轰隆隆!

他话方落,轰隆乍起,许是波动太大,震得诸天摇晃,刚走到的小猿皇,一步没站稳,险些栽倒,待站稳时,火眼金睛微眯成线,死死盯着苍缈,有一种心悸之感。

叶辰也在看,眸光比小猿皇的更深邃,知道轰隆传自哪,必定是太古洪荒,多半又有战乱。

他猜的不假,太古路上的确有大战。

倒霉的诸天三人组,不负众望,又一次被堵住了,正浴血奋战。

对此,三人已习惯,三天两头的被围攻,隔三差五的被群殴,不止习惯了,也早已被打的没脾气了。

他们没脾气,天魔、厄魔、第一脉大成圣体,也极其窝火。

细数一下,每一次围攻的阵容都不小,每一次都绝对碾压帝荒他们,可每一次都弄不死他们。

说弄不死,并不确切,只因打着打着,乾坤就逆乱了,乱没事儿,乱着乱着,人就没卷没了,这么多次围杀,乾坤逆乱从不缺场,那种力量,大帝都无法抗拒,在此的人都无法幸免,都不知被卷哪去了。

所以说,有时候人多未必是好事,动静太大,必扰乾坤,乾坤必乱。

便如这次,参战的帝与大成圣体,足几十尊之多,还未打尽兴,人就没了。

正因如此,帝荒他们才一次次避过绝杀,若无乾坤逆乱,都不知被灭多少回了。

“哪来的轰隆,黑洞吗?”

小猿皇率先收眸,瞟向了叶辰,有些个秘辛,叶辰知道,他老子圣猿皇也知道,而他,却无资格知道。

叶辰一声轻嗯,再次抬脚,脸色不怎么好看,不知帝荒和红颜,撑不撑得住,对方的阵容,太庞大。

接下来一路,他都无言,整的小猿皇颇不自然,他记忆中,他家的老七,可是个话唠,喷天喷地喷蚂蚁,那口才,杠杠的。

自感无趣,在路过一条星河时,他去别处溜达了,所谓别处,乃玄古帝子所在的那颗凡人古星,得劝劝帝子,可千万别想不开。

叶辰又闭眸,闭着眸走路。

红尘六道赠予的时空力量,并未完全融合,需一点点汲取,需颇多岁月,才能真正操控,为己所用。

无人打搅他悟道,都知道他在悟时空,都知道诸天众准帝在时空乱流中,帝姬失了爱人,无心世事,她是指望不上了,还得指望大楚第十皇。

诸天人不打搅,不代表他人不打搅。

伴着一声轰隆,星空宁静被打破。

“天魔入侵。”

其后,便是这等嘶喝,融有元神之力,传向星空四方。

闻声,叶辰豁的开眸,听着轰隆声,直奔一方星空。

“他.妈的。”

战鼓声已起,诸天修士集结,比上回有底气,只因有叶辰在,打不过大帝,但魔兵魔将们,还是能练练的。

嗡!

叶辰速度最快,如一道神芒,一路跨越乾坤而来。

远远,便见天元星域,魔煞汹涌,卷着一头头天魔,一张张狰狞的面目,清晰可见,暴虐而阴森,数量不算太多,上百万左右,各个都血骨淋漓,看样子,都经历了一场大战。

叶辰定身,皱着眉头望看四方,并未见擎天魔柱,也未嗅到天魔帝的气息,至于这天魔的种族,他也是头回见,论血脉,比黑莲族更霸道。

“哪来的。”

这,是他心中的疑问,无擎天魔柱,这上百万的天魔,都哪冒出来的,好似凭空出现。

多看了几眼,才见端倪。

这些个天魔身上,都染着些许异样的气息,是太古洪荒的气息。

“来自太古洪荒。”

叶辰轻喃,双目微眯了一下,基本确定,这百万天魔,不是从天魔域过来,是从太古洪荒来的,而且,无擎天魔柱做支撑,也能存活,这一点,倒是与黑莲族天魔有些相像。

“诶?咋不见擎天魔柱嘞!”

“多半是从黑洞跑出来的。”

“天魔又不傻,躲还来不及,还敢来星空溜达?”

“此话不假,不过百万天魔,便敢出黑洞,除非脑子进水了。”

诸天的修士,也赶来不少,堵在星域四方,疑惑声颇多,都不知这百万天魔,哪来的自信,要兵力没兵力,要大帝没大帝,要魔柱没魔柱,一个个都很嚣张,总觉自己很优秀。

叶辰未再看天魔,而是扫看缥缈,天魔在此降临,搞不好,在这片星空中,有某个通道,连接着太古洪荒。

可惜,他啥个未找着。

他未看清,可天冥两帝,却看的真真切切,并无通道,有的仅是一道裂缝,前后不过几个瞬息,便消失不见,莫说叶辰,连他们都找不着,只知那百万天魔,便是自裂缝跌出来的,而且,都出自太古路,若裂缝再大点儿,跌到诸天的,可就不止百万了。

“退,速退。”

咆哮声已起,传自百万天魔,正肆无忌惮的走着,正寻思着去哪吞噬生灵,可走着走着,迎面便见一片汪.洋,一片人潮的汪.洋,比起那片汪.洋,他们这百万人,就是小湖泊。

“跑,哪跑。”

诸天修士喝声铿锵,人潮的汪.洋,不止是对面有,四面八方皆是,将天魔围了个顶透。

轰!砰!轰!

大战顿起,天魔当场被淹没,从被围到被灭,前后不过十几个瞬息。

期间,叶辰曾出手,顺手捉来了一尊天魔将。

“哪来的。”

叶辰淡淡道。

天魔将只狞笑,未言语。

叶辰懒得废话,直接搜魂,可惜,天魔记忆有禁制,直至元神崩坏,都未搜到半点有用的。

轰!

天魔将方才葬灭,便又听轰隆。

“天魔入侵。”

又是这等嘶喝,听音色,乃小猿皇。

叶辰一步踏碎星空,直奔那方,不止听到了轰隆、小猿皇的嘶喊,还嗅到了帝道的气息,无需去看,便知有天魔帝降临。

“又来大帝?”

一同杀过去的,还有诸天大军,不少人已脸色苍白了,这些时日是怎么了,自上次入侵才过去多久,又有帝降临。

不过,大多数人,还是较淡定的,此番,是有圣体叶辰坐镇的。

轰!砰!轰!

星空的深处,已传来大战波动。

的确是一尊帝,一尊初阶大帝,比先前的五尊天魔帝,还要强一些。

不用说,也是自太古路上跌出来的,起先一脸惊愕,待确认是哪后,帝眸顿的凶残了。

再看与之大战者,乃一男一女,一为帝姬,一为天朔,。

两人都如疯子,发了疯的攻伐,丝毫不计代价,要为爱人讨血债。

至于小猿皇,已然跪了,半个猿躯都炸灭了,拎着铁棍,摇摇晃晃的。

是他,第一个发现的天魔帝,走着走着,便见苍缈破了一个大窟窿,便见大窟窿中,跌出了一个黑不溜秋的玩意儿。

仔细一瞧,哎呀?天魔帝。

完事儿,他就被帝的一掌,打成这熊样了,若非有帝兵撑着,若非跑的快,若非帝姬和天朔杀到,他已上黄泉了。

“屈屈蝼蚁,也敢攻帝?”

天魔帝冷笑,牛逼哄哄挂闪电,极道帝威毁天灭地,打的玄古帝子近乎身灭,也劈的帝姬仙躯染血。

“血债血偿。”

玄古帝子嘶吼,真就成了疯子,不计代价的加持战力,不计代价的献祭本源,死也要从帝的身上,撕下一块肉来,若非外域入侵,白芷也不会死。

帝姬未言语,也是彻头彻尾的疯子,灵澈的美眸,被一条条血丝,染成了猩红,也不知开了多少禁法,看那架势,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他二人的疯狂,让天魔帝不止冷笑,还有些懵逼,这诸天的人,都不怕死的吗?明知是帝,明知战不过,还不要命的干,看那两只蝼蚁的眼神儿,仿佛都与他有杀父之仇似的。

天地良心,他是头回来诸天。

说话间,天朔与帝姬,又一左一右杀到,打出了平生最强一击。

帝满目睥睨,一掌横扫。

噗!噗!

两人皆喋血,强悍如帝姬,仙躯都炸开了,仙骨染着鲜血,崩满星空,天朔更惨,肉身都崩灭了。

“无趣。”

天魔帝探了大手,抓向两人。

轰!

就在此时,一道金拳,自遥远星空轰来,一拳轰的他蹬蹬后退。

叶辰到了,一步步皆沉重,每有一步踏下,乾坤必为之动颤。

天魔帝已稳了身形,脸色狰狞,毁灭的帝威乍现,更强更可怕,帝道的魔芒,魔性而冰冷,堂堂大帝,竟被一拳轰退,那得找个场子回来。

然,待他瞧见叶辰真容时,竟下意识的退了一步,能见其帝躯,也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那是发自灵魂的战栗。

如叶辰那副尊荣,他曾在太古路上,见过一张一模一样的,那是一尊帝,一尊吊炸天的帝,几十尊大帝围攻,都未将其拿下,反被其强杀了一尊魔天帝。

那古老的画面,至今还在神海中徜徉,那不是记忆,是一段梦魇。

他怕那尊帝,怕到有阴影,怕到见了那副尊荣,便忍不住后退。

“单挑。”

叶辰淡道,通体金芒四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