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6章 大结局
鸭子都送到嘴边了岂能再让它飞了?
苏清月忙不迭地点头,只求白承允能快点走:“想吃的想吃的。记得多加点桂花酱。”
白承允“嗯”了声,手朝苏清月伸了过去。
苏清月还没反应过来白承允意欲何为,后脑勺上就多了一只手。她被迫仰头,紧接着,阴影从上而降,唇上也多了抹温热缠绵。
苏清月:“!!!”
乔中天还在旁边呢。
白承允旁若无人,直到苏清月脸都憋红了才悠然放开她,在她耳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十分钟。”
而后直起身子,朝乔中天冷冷说了句:“乔总自便。”
苏清月的脸先羞得红又气得紫,这个臭男人坏得很,还有两副面孔呢。她偏要和乔中天聊上十个小时。
乔中天全程只剩冷笑,等白承允出了病房后,才抬头看向苏清月。
苏清月的视线,还依然停留在门扇上,眼里残留的热切依恋,是乔中天不曾见过的唯美光芒。
只一眼,乔中天就知道自己输得彻彻底底了。
曾经那个没有爱也没有恨,只会把自己活成冰冷机器的苏清月,终于又有了烟火人间气息。而她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因为白承允。她的脸上,已明晃晃写着幸福。
也就是那一瞬,乔中天忽然就释然了。
苏清月察觉到乔中天的目光,不好意思地咳了声,摸着脸用自嘲转移视线:“乔大哥,你这样看着,是我胖了很多吓着你了?”
乔中天温润笑开,他低头藏住眼里的落寞,等再抬头时,眸里已再无其他情感:“还好。你刚生完宝宝,胖点也是应该的,还是要以身体为主。”
他抱着一腔思念而来,终是没有说出半个字。
见乔中天不再说话,苏清月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很快和他聊起了别的。
两人或聊最近的生活,或聊海城的工作室,但别的,只字不再提。
成年人的体面,体现的就是一个心照不宣,尤其是在感情上。来晚了就是来晚了,不属于你的,也永远都不会是你的。
顶楼SVIP层。
白承允从烨哥儿他们病房里出来时,隔壁的房门也被打开,白成谦干瘦的身影从门内走了出来。
四目相接,白成谦想着刚才李薇薇对他说的那些话,从口袋里掏出烟盒,下巴点了点楼梯间的方向:“聊聊?”
白承允微一挑眉,而后面无表情地转身,率先进了楼梯间。
白成谦在其后跟进来时,嘴里已经叼了烟卷。
浓重的烟雾霎时飘散在充斥着淡淡消毒水味的空气里,他深吸了一口,吞云吐雾道:“我刚才在爷爷那里,碰到了李薇薇。”
原来他曾在不知不觉间,给李薇薇当了那么多次刀子,他可真是可笑。
白承允站在栏杆前,铁灰色的成套西装熨帖又合身,黑色的呢大衣又笔挺地衬托出他的修长挺拔。
他淡淡睨着白成谦:“所以?”
白成谦又吸了口烟,把剩下的烟卷捻灭扔进垃圾桶:“换作以前,说不定我早就打死她了。但你放心,我也过了冲动的年纪了。我会用合法手段,把她对我做的那些事一件一件的算清楚。我就是想告诉你,到时候你可别念着她是你的旧识,再护着她。”
他说这话时,眉宇间一直很平静。往日里那个暴躁易怒的白成谦似是消失在了岁月的长河里,取而代之的,是成熟稳重的新的白成谦。
白承允“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白成谦立刻就不满了,他斜视过去:“这算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白承允,真要论起来,你现在可什么都不算。爷爷生病的真正原因还被捂得严严实实的,但如果有一天被族里的其他人知道了,你说你这个白家掌舵人的位置,还能不能保得住?下一次的董事会,你怕是都没资格参加了吧?”
白成谦虽然知道了白承允的真正身世,但他从来志不在此,钱啊地位于他,不过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白承允平静扔给白成谦三个字:“无所谓。”
“什么?”
“清月和孩子们出院后,我会带着他们去海城。”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白承允面上毫无异常,仿佛他只是在和白成谦讨论今日的天气:“我会向董事会申请卸任,并推荐你为白氏新任总裁兼董事长。白家以后,交给你了。”
白成谦千想万想,也没想到白承允会扔给他这么一个炸弹,他的瞳孔仿佛经历了一场小型地震,“你、你疯了?”
白承允却不再多做解释,只在和白成谦擦肩而过时,丢给他一句警告:“或许你的敌人,从一开始,就不是我。”
“?”
白成谦不愿意接受,也无法接受,这时口袋里倏然传出电话铃音。
他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简简单单的“大哥”两个字,脑中猛地有亮光划过。
这一怔神间,白承允已走远。白成谦看着白承允远去的背影,再听着耳边越来越急的手机声响,心情前所未有地复杂起来。
三个月后,秋园门口。
于尉和冷苍盘点确认着最后一点行李。而大门口跟前,四大护法则哈拉着舌头,陪在几个小家伙跟前。
严谨希皱着一张包子脸,就快要哭出来:“心柑,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我为了你拼命躲过学前班进了小学,像望妻石一样盼了你半学期,期末考试都没考好,你却告诉我你要搬到海城去?”
西湖的水啊他的泪,他的恋爱生涯怎么就这么苦?
Lisa无聊地翻卷着自己的大波浪,她去了国外读小学,这是抽空回来送别烨哥儿和心柑。
她越看严谨希越觉得不顺眼:“ballballyou你行行好,心柑大好前途在那里摆着,你就不要拖人家后腿了行吗?连没考好都怪心柑,少年你甩包袱的理由还真是清奇啊。”
烨哥儿也无语地翻着白眼:“我妹可以恋爱,但对方不能是学渣。严谨希,你第一关就被刷下来了,就别往前凑了。”
严谨希连被两连击,肚子上的肉都要气抽抽了,他指着烨哥儿:“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呢?我是学习不好,但你自我管理能力也一般啊。你看才几个月,你胖了多少?”
烨哥儿这三个月为了给心柑和苏清月提高体重,天天陪着她们吃这个吃那个,结果那两个没怎么变化,自己的小脸却圆了不少。
但面对严谨希的diss,烨哥儿并不care:“你懂投资?”
严谨希小小的脑袋上空浮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我读书少你别骗我,这跟投资有什么关系?”
心柑嘻嘻笑着,替烨哥儿做出解答:“投资身体啊。哥哥最近的这个体型,可不是投资了一点点哦,是高贵的body呢。”
严谨希:“……那要这么说,我的body不仅高贵,还有悠久的历史沉淀呢。我可比烨哥儿投资的时间长多了。”
Lisa附和点头:“对,所以烨哥儿只是暂时的虚胖,下次见面依然是帅哥一个。而你,减了这么长时间的肥只有越减越肥。”
扎心了。
严谨希捂着心脏节节败退,却又嘴硬着:“我不就能吃了点吗?古有诗人苏轼,平生最喜吃牛肉,就能作出‘樯橹灰飞烟灭’的《吃beef》。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一代文豪的。”
烨哥儿、心柑、Lisa:“……”
OK,fine。
几个小家伙叽叽喳喳又笑又闹时,保姆在前抱着新生的婴儿,白承允和苏清月随后相携而来。
苏清月还在回想着自己有没有落下东西,又问道:“那边的医院确定好了是吗?小宝飞这么长时间能不能行?”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再一次做了母亲后,没有半点长进不说,还成了个絮絮叨叨的话痨了。
白承允不仅无半点嫌弃,还宠溺地给苏清月整理着她的衣领:“放心,全国最精锐专家组成的医疗队,会全程守着小宝。做完这次手术,他就会没事的。”
白承允总有魔力,让苏清月能定下心来。
她紧张的神色松动了不少,抬头望向门外时,看到几个小家伙已经在冷苍的带领下上了加长的悍马先行离开。
而他们要坐的布加迪,跟着驶过来停下,就等着他们上车。
苏清月回头,重新望了秋园一眼。
住了没多久的地方,其实并没有太大的留恋,她看的,是身后这片属于湖城的天空。
此生,应该都不会再回来了吧?
白承允会有他新的人生,她和三个孩子,也会永远陪着他。他们一家五口,永远都不会分开。
苏清月收回视线,眸光扫过白承允精致如雕琢的侧脸时,忽然俏皮:“嘿,帅哥,能不能指个路,让我知道去你心里怎么走啊?”
这时当年苏清月下定决心追白承允时,最常说的一句话。
白承允侧眸望了苏清月一眼,唇角勾上笑容。
“没有路。”
因为,你已经在我心里了。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