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66章 她不会给你造成困扰吧?
    第3166章 她不会给你造成困扰吧?

    秦朗的消息是准确的,他要过来了。

    不用想都知道是为了她,可是想到他昨晚的态度,穆妙思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有自己的好果子吃了。

    盛亦朗看着很强大,但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有时候幼稚得像个孩子。

    想起他昨晚那些话与行为,妙思就觉得很气人!

    真是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他!

    此时,天骄国际,简约华美的总裁办公室里。

    秦朗还在。

    “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也不管你要怎么做,总之,我不会让你伤害穆妙思。”秦朗双手插兜表了态。

    盛亦朗和他隔了一张办公桌的距离,两人的衣领都是皱巴巴的。

    “先保护好你自己吧。”盛亦朗的表情渐变危险,“我现在不找你算账,并不是不找了,明白吗?”

    兄弟视线汇聚在一起。

    秦朗压了压心里的情绪,“我不会放手的。”

    “很好,七年了。”盛亦朗唇角轻勾,他整理好衣领,淡淡地开口,“至少这件事情咱们达成了共识。”

    所以,他也不会放手了?

    “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秦朗重重地扔下这句话,“七年可以改变的东西太多了!你不是那个你,而她也不再是那个她!不再是任你们盛家人摆布的她!”

    秦朗狠狠地瞪他一眼,转身离开!

    他在提醒盛亦朗七年前的事,奶奶对妙思的讨厌,以及做的那些事……

    这件事情一直是盛亦朗心中的伤。

    所以秦朗最后这句话扎到了他的心,望着那离去的背影,他表面虽然平静,可是内心却特别难过。

    在办公椅里坐下来,盛亦朗握了握拳头。

    私人手机在这时响起。

    他瞟了眼来显,接通,“喂。”

    “亦朗啊,你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双清心情不错,从语气就能听出来,“工作很忙吗?”

    “嗯,挺忙的,奶奶。”盛亦朗还是很有礼貌。

    双清说道,“再忙也得吃饭吧?这样,你今天下午回来吃晚餐,好不好?”

    这些年,双清不管对宝贝孙子说什么,都是用这种商量的语气,所以关系很大程度上有所缓和。

    盛亦朗想了想,“好,我叫上以晴一起。”

    “那你给她打电话。”

    通话结束了,盛亦朗对回家并没有什么兴致。

    爸爸妈妈已经开始旅游计划了,和姑姑姑父一起。

    家里只有爷爷奶奶和锦琛,顾锦琛那家伙去了秦氏上班,自己叫了他好几次让他来天骄国际,他都拒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里缺一根筋。

    以晴忙自己的小店,各种各样的店,底下很多员工帮着做事,自己就是一个小富婆。

    “哥——”

    惊得盛亦朗抬眸,看到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满面笑容地进来了,“你在想什么呢?我观察你很久了,怎么了?遇着烦心事了?”

    “呵,还真是一想你你就到啊。”

    “想我?”盛以晴兴奋了,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了白牙齿,“为什么想我呀?快说说!”

    她抬眸,如实说道,“奶奶刚来电话了,让我们回家吃晚餐。”

    “可以呀!我今天下午正好有空呢。”

    盛亦朗说,“可现在是上午,你找我有事吗?”

    “当然啦!”她在办公桌一角坐下来,双手环胸,高兴地瞅着他,“说说看,你和妙思怎么样了?你有打听到她在哪里吗?不去找她吗?”

    盛亦朗审视地打量着她,“你消息不灵通啊?”

    “啊?”女孩儿回神,“所以我才问你嘛,如果你要去荷兰找她,带我一起去呀,我想去看看荷兰的风车和郁金香。”

    “她回嘉城了。”

    “什么?!”女孩儿惊得跳下来,瞪大眼睛瞅着他,“那你还这么淡定?在哪呢?你不去找她?!”

    以这七年哥哥对妙思的思念,他不可能淡定啊!

    哥哥这七年所有秘密,她都是知道的呢!

    盛亦朗心里还很难过,只要一想到纯纯和秦朗一起回来的,想到他们关系这么亲密,他这心里就堵得难受。

    是的,七年可以改变的事情太多了,还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呢。

    “哥,你想什么呢?”以晴着急了,“快说啊!”

    盛亦朗回神,他起身,问道,“要喝什么?”

    “蓝山!”她一点也不客气,知道哥哥的办公室里一定不缺这种,而且是从瑞士进口的,因为妙思喜欢喝啊!

    因为妙思喜欢,所以哥哥一直有囤货。

    实在太想她的时候,哥哥就会煮一杯蓝山,然后坐在窗前细品。

    盛亦朗听到她脱口而出的蓝山二字,转眸瞅了她一眼,故意的吧?

    盛以晴转身来到他身后,双手搭在他肩膀,“哥哥。”将他推着往前走,“她在哪里?你们见过了吗?”

    “她在天骄金益面试了设计师,现在应该是上班第一天。”

    “我的天呐!”盛以晴简直不敢相信,“那她这是……再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

    盛亦朗笑了笑,没有说话。

    以晴却跟着他来到咖啡间,“她故意的吧?”

    “她不是故意的。”他说,“她不知道这家公司是我开的。”

    “啊?”以晴心一沉,“那她……有男朋友没?”

    “应该没有,或许有,不清楚。”他淡淡地答,想到秦朗心情就烦燥。

    “这什么意思啊?到底有没有?”

    “我怎么知道啊?”

    “你们没见面吗?”

    “见了一面,不太愉快。”

    听哥哥的语气,好像有点不太对头呢……

    盛以晴收拾起自己所有的好奇,“好好好,我不问了,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

    “过来找我就为了这事?”

    “主要是看看你啦!”以晴这几年对哥哥挺好,一直都特别关心他的心情,“忙吗?工作还顺心吗?”

    “嗯。”

    “那个恩善回来了,她不会给你造成困扰吧?”

    “关我什么事?”盛亦朗一边为她煮咖啡,一边淡淡地开口,“我跟她又不熟。”

    以晴斜眼瞅着他,提醒地说,“可咱们奶奶跟她熟啊。”

    “……”盛亦朗转眸,兄妹俩视线汇聚在一起,过了一会儿,他收回目光。

    以晴抿一抿唇,瞅了瞅他,洞悉着他的心思。

    “奶奶熟,那是奶奶的事。”他的态度也是十分明确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