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32 迟早名存实亡
"我的左手……怎么样了?"斯特看了看自己被包扎得严严实实地左手,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声。
"还能用。"雪梨点点头,随意地捞了一张椅子坐下,朝着斯特嗤笑一声,"老大,就你的身手。这样的枪也能打中你?"
斯特的脸色黑了黑,但是不说话。
"不会是凤南析打的吧?"雪梨好奇地凑过去,补充了一声,一脸的期待--也只有凤南析那样的魔鬼身手能伤得到老大了!
斯特的脸色更黑了,在雪梨继续问出口之前,终于冷冷地丢下一句:"不是。"
"不是,那……"雪梨更好奇了,身手排行榜上是又挤进什么大人物了吗?
"你问够了没有?"斯特冷哼一声,打断了雪梨的聒噪。沉默了半响,才喃喃地叹出一声,"为了一个女孩子……"
"啊?"雪梨愣住了--
她没有听错吧?
为了一个女孩子?
这个男人是她的老大吗?居然……居然……
"她身手很好吗?"雪梨犹豫着问了一声。
"不是。"斯特疲倦地闭上眼睛。良久才睁开眼,发现雪梨依旧在那里等着自己的回答,不由地想到一个办法,"你可以混过去,帮我……保护她。"
毕竟,有他的人在她身边保护着她,他也能感到安心。
"查到是什么原因了吗?"医院中,凤南析拉住从桑青夏病房中出来的医生,一脸急切地开口。
医生一脸无奈地摇摇头,回头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意识模糊的桑青夏:"在没有弄清楚原因之前,不能贸然打退烧针。"
"那她现在怎么办?"凤南析急切地追问,看着桑青夏红红的小脸,因为难受而急促的呼吸,他便一阵心疼。
"我们已经抽了血,会尽快出血液报告,然后……然后再治疗。"医生连连保证,恭敬地向凤南析回答。
凤南析这才放过了医生,走进病房去看桑青夏。
"夏儿……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他坐在病床旁,握住她滚烫的小手,眼中满满的都是心疼,"夏儿……"
"恩……"模糊地应了一声,良久桑青夏才困难地睁开眼,看到凤南析,小手立马回握上去。"你……为什么不把斯特一起带走?"
她只记得他帮斯特丢在路边了,那个时候,她的脑子一片模糊。无法出声阻止,但是……她不忍心!
不知道斯特怎么样了?
他如果有事,她这一辈子都逃不过良心的谴责的!
"有人会救他的。"凤南析摸着她的头,低喃一声,"不要去想他了好不好?夏儿,你现在自己感觉怎么样?"
"我还是好热……我是不是发烧了?"看向他,桑青夏问了一句。
"恩。"凤南析心中不由地一痛,"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好吗?"
虽然她现在还是这么虚弱……但是如果不知道到底是谁对她下的手,他一分钟都安定不下来!
"我……"桑青夏犹豫了,"我说了。你会相信吗?"
"我会。"他温柔地开口。
"我不知道他们给我打了什么药水,只看到那是蓝色的,然后我就开始头晕,开始发烧……他们说,要把我放在那里,如果我有命回去的话,就……"
"他们是谁?"凤南析神色一凛。
"是……Ashley,你的母亲。"桑青夏咬了咬牙,终于将这个人说了出来。
凤南析瞬间便愣住,嘴巴张张合合了几下,都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知道Ashley可能会成为阻挠,但是不敢相信她竟然会亲自来对付桑青夏……
妈咪,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想睡一会儿……"桑青夏喃喃地开口,将凤南析支开,"你先出去吧。"
只是等到凤南析离开后。她的眼角才有两道泪痕滑落--刚刚他那一瞬间的犹豫,恰恰证明了:他不相信她!
既然他选择相信Ashley,那就让她一个人呆着吧。
医院的走廊上。
"Mickey。帮我查一下我母亲的出行记录。"凤南析拿起电话,朝着对面的Mickey交代。
"好的,老大今天你不回公司吗?"Mickey连忙应下来,最后也不忘问出一句。
"我在医院。收购桑氏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提到桑氏,凤南析的眉头不禁凝重了一分。
Mickey的眉头皱了皱,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还算正常,我查完出行记录就来一趟医院,把收购进展都给你看一下吧?"
***
"恩。"凤南析应了一声。将电话合上,隔着玻璃再度看向病房中--夏儿,你要快点好起来。
现在。太多的事情堆在面前,让他的心完全乱了……
桑氏财团。
桑氏高层的办公室中,桑祥正在组织董事会的成员开会。
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现在又面临企业崩盘的危险,他的头发在一夜之间又白了不少,连背也显得佝偻下去。苍老。在他的身上肆意蔓延……
"总裁!"秘书急急忙忙地从旁边的房间中走出来,将手上的报表递给他,"风灵集团已经开始收购我们公司的股份了。现在还是从广大的股民手中开始收购,目前已经得到我们公司百分之八点九的股份。"
"啪"地一声,桑祥翻阅了几张报表,就猛烈地摔在桌上,同时胸口开始剧烈地起伏起来。
他一直没有想到,最后和他对着干的人会是凤南析!
百分之八点九的股份,现在来说还不算什么,但是一旦股份达到百分之三十,就能入驻董事会,到时候……桑氏企业就会受到牵制。
名存实亡也是迟早的事情!
"唉……"董事会的元老哀叹一声,无力地将目光看向那份被捏得皱巴巴的报表,不禁埋怨了一声,"我就说过,公司上市的时候,不要将这么多股份流入市场,现在你看……"
"当时不也是大家同意的?"桑祥怒了,"当时流入市场,赚取这么多利益的时候,怎么没人吭声?啊?"
"你……"董事会的元老脸色苍白了一下,尴尬地别过脸,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