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拉姆城里论诸事(1 / 1)

“小二,上酒!”望月客栈一楼,一位身着素衣,手拿折扇的男子,进门大喊,随即在边缘靠近窗户处坐下。“城里有钱人的生活真快乐!”夏林似乎在这三天中爱上了这般生活,早起吃着小笼包、喝着甜奶浆,中午三荤一素一汤,晚饭点上一两壶辣辣白酒配合烤全羊,深夜看着城中精致演出,睡在望月客栈玄字号房间。“也不懂城里人为何喜欢折扇,风雅一词我不喜欢,太装了!”夏林将折扇合上,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滴,清脆落地声傍着天际落日余晖,别是一般景象。“在村庄,不觉得太阳雨有啥稀奇,倒是来了城里,从这个角度看去,甚是不同。”“夏小哥,这是你要的桂花酿白酒,下午我师傅刚酿出来,第一碗,够意思吧!”小二很年轻,略微肥胖的身材配上憨厚笑容。这是夏林在拉姆城中认识的第一个人,或许可以称之为朋友。“胖胖,你昨天也这么和我说的,然后喝完起身我听到你和另一位顾客也是这么描述!”夏林并没有转头,而是盯着前方千姿居门口。“夏小哥,这你可冤枉我了,给你肯定是最好的,别人那都是陈酒,吃了舌头涩。”“但我怎么听你师傅说,白酒越陈越好。”“师傅他不懂,桃花酿要新鲜,不信你尝尝。”“那是谁?”夏林并未过多争论,其实他也不在意这些,对于酒,他一点都不懂,只知道这东西吃了晚上容易睡着。“飘仙子啊,千姿居上等仙子,看这情况,晚上估计千姿居有活动。”“仙子,修炼高人?”胖胖将两壶酒和一盘花生米放下,“千姿居美女都叫仙子,就是个称呼,如同婉约斋美女都叫妹妹一样,渲染气氛。怎么,夏小哥好这口?”“哪口?”“就是男女那些事啊,装,使劲装,不过我告诉你,没个百十两别去,进去也是顶多喝喝酒,想上三楼您这身着就有问题了!”对于身着两字,胖胖已经是第三次对夏林提起。但夏林始终觉得太过华丽的衣服穿着别扭,远没有素衣来得实在。“烤全羊还要多久,烤得脆一点,再来盘牛肉,我要补补,听你师傅说牛肉养肌肉,我以后要当教头。”“你这身板,悬,不过夏小哥,有幸当了教头倒可以自由出入千姿居了。”“怎么,教头很赚钱?”胖胖摇摇头,“教头能赚几个劳什子,不过拉姆城原本教头就少,而千姿居、婉约斋时常在招全职、兼职教头,有了这层护卫身份,出入不是很简单?”“那倒也是。”从胖胖口中夏林大致了解了,所谓千姿居就是城里人口中的风月场所,他虽好奇,但却没有到达入迷程度,况且三天已经花了2两黄金,午后想着晚饭过后便开口专研拳谱,找份安稳工作。“听说没,今晚薛统领入住千姿居,随行十数个将军,千姿居这次下了血本了,估计想牵上军方势力。”“是啊,婉约斋、广琳府前前后后动用城主势力、皇家势力,竟然没有争过,没想到,千姿居后台这么硬。”“这你又不懂了,千姿居云黎仙子背后可有玄冥府撑腰,城主、皇家谁会为了她去得罪,毕竟玄冥府可是我们出云国唯一仙宗。”“我也听说过,不想却是真的?难怪传闻城主降临都不一定能见到云黎仙子。”“好了,好了,这些不是我们该关注的,喝酒喝酒。”啃着烤全羊,听着一旁八卦,不觉天已灰蒙,细雨渐停,一缕寒风透过窗户击入夏林身上,打了几个饱嗝,正欲起身,却听到重重马蹄声从石板路上疾驰而过。烈马停在千姿居门前,很快,数十个身着秀色衣服的女子从屋里走去,个个细声笑语,右手挥着小扇,往望月客栈方向看去。当然,并不是在看夏林,他也明白,应该是所谓薛统领即将抵达。对于统领一词,他有所了解,传闻地位仅次于相臣,远比一方城主权势要大。“那应该就是拉姆城城主吧。”在千姿居门口,众多仙子前面,站着三个人,为首那位,中年男子,一脸富态像,挺着大肚子,正在满心期待。“所谓权势,真是个好东西。”夏林借着醉意摇晃起身慢行,忽一声尖叫响起,随即,群起尖叫响彻东巷。转眼,夏林看到富态城主头顶中箭,一群护卫正迅速围上。“不好,有刺客,赶紧封城!”也不知是谁下了指令,很快,成百上前将士将东巷南北两街围个水泄不通。夏林意识到事态变化,连忙甩了甩头,赶紧飞奔三楼玄字房间。趁着高度,夏林隐约看到从南巷飞过一个身影,身着将士服,从诸人对他的态度而言,十有八九是那位薛统领。他左右查看,并跳跃到千姿居屋顶上,似在探查箭从何方来,来回数次,最后他将目光放在望月客栈,而探出窗户的夏林,心间一震,虽与他毫无关系,可薛统领那瞟过的眼神,很远就刺入他心底。连忙缩进房内,关上窗户,喝了一口水,缓缓冷静。“吱!”声音很轻,但在绝对安静环境下,夏林听到了,他很慌。咬住牙,夏林猛地转过头,身影未瞧见,倒是眼前一黑。也不知过了多久,阳光透过纸窗已经射入房内。“你醒了?”“你是!”“昨晚抱歉,事态紧急,我随身也未带钱,这是一把玄金所铸匕首,谢谢!”男子说完便头也不回打开房门消失不见。“态度有问题,这感谢很不诚恳!”夏林很烦这样处事,感觉自己二五八万似的,可他也不敢吱声,毕竟前后联想,这位陌生男子很有可能箭杀城主,对于狠人,基本容忍还是能做到。“这匕首倒也是好货!”三天中,夏林也逛了几家兵器商户,也学习辨认了一些基本材料,玄金价值虽然比不上陨铁,可也是上等货。“也不知道他们还在查不。”推开房门,夏林走下楼梯,见到两士兵正在盘查各家身份情况,心头想道:“一个能杀城主的人,靠这么盘查有屁用?”吃完小笼包和豆奶浆,夏林回到房间取出枕头下的七拳谱,来到东巷城中园林,选了一个偏僻处,蹲起马步,开始修炼。七拳谱并不复杂,夏林读了几遍后也能明白大概,修炼不外乎,马步、站桩、运气和力行。前三步是打基础,最后则是七拳招式。一月马步、三月站桩、四月运气、四月招式,按照书中所载,一般人需要一整年才能将七拳谱融会贯通。秋去冬来,转眼已是初春,半年内,夏林丝毫不关注城主风波,千姿居云黎仙子现身,玄冥府使者到来。全身心投入七拳谱打基础环节。每每早上、晚霞时,城中园林角落,总会有夏林身影,不管刮风下雨。逐渐,拉姆城很多人都认识这位年轻男子,从最初的不屑变成佩服。在拉姆城,他渐渐成为诸人酒足饭饱后谈论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