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24章 主动跪使劲抽
“呃……”

耳畔响起诸葛明月强势的话语,无论是高福,还是他身后的几名刑警都愣住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诸葛明月不愿下车、息事宁人,竟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因为高福曾对秦风出言不逊。

而且,诸葛明月为了秦风,竟然让高福跪下,自打十个耳光……

如果不是身在现场,亲自听到这句话,几名刑警宁愿相信外国的月亮比华夏的圆,也不愿意相信这一点。

毕竟,高福是江宁最年轻的富豪,也是最顶级的纨绔,背后势力恐怖得吓人!

放眼江宁,年轻一代有谁敢对高福说出这样的话?

“你……你说什么?”

高福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诸葛明月,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看来你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诸葛明月见状,心如明镜,冷笑道:“既然如此,你可以选择拒绝。”

“发……发生了什么?”

高福瞪大眼睛,再次问道。

事实上,他刚才接到贺伟电话的时候,就想知道这一点,奈何贺伟没有告诉他。

不光是高福,就连他身后几名刑警,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可以让从江宁城消失很久,甚至曾经被通缉的诸葛明月,敢让高福下跪、自打耳光!

“我只给你一分钟,一分钟之后,我会下车,到时你哪怕想跪着、自打耳光,也与我无关。”诸葛明月冷声道。

“你……”

高福勃然大怒,但更多的则是恐慌。

理智告诉他,一定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否则诸葛明月绝对不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高福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怒火,走到一旁,再次拿出手机,拨通贺伟的电话。

“小伟,诸葛明月……让我跪下,自打十个耳光,向秦风忏悔,否则就不离开警车……”

电话接通,高福率先开口,言语之中充斥着气愤。

对他而言,这比诸葛明月昨日在钟山高尔夫会所打他一个耳光,还要让他感到憋屈、耻辱!

毕竟,昨天那是诸葛明月主动出手,他无力抵抗。

而今天,若是他真要按照诸葛明月所说的去做,将是他主动。

主动与被动。

一字之差,意义犹如天壤之别。

“按照她说的去做。”

贺伟直接打断了高福的话,语气很是压抑。

“为……为什么?如果我真的那么做了,那我以后就没法在江宁乃至长三角混了。”

高福彻底急眼了,“小伟,到底发生了什么?”

“姐夫,我现在不方便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但你必须按照她说的去做。因为,如果你无法获得她的原谅,你损失的可能不仅仅只是名声,还有财富乃至自由!”

王家祖宅,贺伟依旧站在那个偏僻的角落,压低声音,飞快地说道。

“呃……”

再次听到贺伟的话,高福惊得浑身一抖,手机直接从手中掉落,然后只听“啪”的一声,手机屏幕瞬间碎裂,通话也因此中断。

然而——

高福却没有去捡手机,而是如同木雕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充斥着惊骇,心中完全被一个疑惑所占据: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答案。

下一刻,高福的余光清晰地看到,诸葛明月的身子动了,准备下车。

“等……等等!”

这一幕,令得高福如梦惊醒,下意识地喊了一声。

“噗通——”

话音落下,高福两腿一弯,双膝砸地,跪在了诸葛明月的前方。

为了留住财富,为了保住自由,为了息事宁人,他丢掉了尊严,抛弃了脸面,当着几名刑警的面,主动下跪。

“呃……”

看到这一幕,那几名刑警都傻眼了。

显然,他们都没有想到,贺伟真的会跪!

“对……对不起,诸葛明月小姐,我不应该对秦风和您出言不逊,更不应该针对您,请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

旋即,不等几名刑警从震惊中回过神,贺伟开口了,他的脸上充斥着屈辱和恐慌,声音也有些发颤。

“啪!”

“啪!”

“啪!“

话音落下,高福不等诸葛明月回话,便扬起手臂,主动抽自己耳光,而且一声比一声响亮,那感觉生怕诸葛明月担心他打得不够用力,无法达到息事宁人的目的。

一巴掌,两巴掌,三巴掌……

高福当着几名刑警的面,跪在诸葛明月面前,足足打了自己十个耳光,脸蛋一片红肿,上面甚至有血印,嘴角裂开,血迹斑斑。

诸葛明月见状,没再说什么,直接下了警车。

“警官先生,再见。”

诸葛明月向领头的刑警打了声招呼,然后便从高福的身边离开,自始至终没有再去看高福一眼。

阳光下,高福那张红肿的脸上,再无半点先前在香格里拉酒店时的不可一世,有的只是屈辱与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光是他,几名刑警也想知道这一点。

但他们得不到答案,只能看到诸葛明月那魔鬼的背影。

她的身材魔鬼,行事也魔鬼!

……

一分钟后,身在王家祖宅的贺伟,收到了高福发来的短信。

高福上车,从皮包里拿出备用手机,以短信的形式告知了贺伟,诸葛明月已经离开的消息。

因为,他不想打电话,只想抽根烟,冷静冷静。

贺伟接到消息之后,收起手机,然后看到除了秦风之外,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

这个发现,让贺伟感到了莫名的屈辱,更多的则是压抑。

而后,他硬着头皮走向了秦风。

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对贺伟而言,是那样的漫长,等他走到秦风身前时,只觉得过了一个世纪。

“秦……秦风上~将,我姐夫已经给诸葛明月跪下认错,并自打耳光恳求原谅。”

贺伟说到这里,有点说不下去了,那感觉仿佛并非高福做了那一切,而是他自己。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道:“如今,诸葛明月已经离开了,警察不会再找他的麻烦了。”

“哦。”

秦风看在王忠国之前开口的份上,淡淡回应了贺伟。

“秦……秦风上~将,恳请您放过我。”

秦风轻轻的一声哦,像是一记无声的耳光抽在了贺伟的脸上,让他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但他还是强忍着屈辱,继续求饶。

“华夏是一个法治的国度,华夏的法律不是我制定的,我无法干涉警察办案。”

秦风面无表情,既是回应贺伟,也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表态。

咯噔!

贺伟心头一震,身子一阵发抖,差点再次瘫在地上。

因为,他知道,秦风的这句话,基本宣布了这件事情的结局。

哪怕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他指示高福去伪造人身伤害鉴定报告和报案,试图制造冤案,将诸葛明月送进牢房,但因为秦风的态度,冯刚绝对会将这件事情上报,甚至上面会成立督办组下来彻查办理此事。

那样一来,哪怕他不用承担法律责任,也要承担违反军中规定的处罚,军绿生涯基本走到尽头。

而他的姐夫高福,必然会接受法律的制裁!

“我们走。”

贺振涛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无力地闭了一下眼睛,然后深意地看了王忠国一眼,最后对贺伟开口。

既然事情已成定局,那他只能奢望王忠国后面能够帮他和贺家说说好话,争取给贺伟保留‘军旅生命’的机会。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而他和贺伟继续留在这里,不但对他们是一种煎熬,而且王忠国也没法跟秦风开口。

“振涛,慢走。”

王忠国读懂了贺振涛目光中的意思,但没有表态,甚至没有相送。

他选择站在了秦风这边。

既是因为正义,也是因为秦风已今非昔比。

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中,贺振涛、贺伟爷孙两人,像是打败仗的士兵一般,垂头丧气地离开了王家祖宅,与来时相比,宛如云泥之别!

“自作孽,不可活。”

望着贺振涛、贺伟两人离去的背影,叶虎冷笑一声,脸上没有丝毫的同情,有的只是大块人心。

咯噔!

听到叶虎的话,王正、王莹乃至以王志胜为代表的王家年轻一代,皆是心头一震。

那个之前在他们眼中是通缉犯的青年,送给了贺家一场耻辱乃至灾难。

接下来,青年将送给他们什么?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