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仙门清弈(1 / 2)

凡尘世间如同一幅画卷,凡人是那画卷上的笔墨痕迹,而越过凡尘的修真之辈则是这幅画卷上天地Se彩的泼墨人,点缀着凡尘众生的Se彩,令这一方天地不那么单调寂寞。但世间有轮回,岂是Se彩能够一概而论的,更何况人心的纠缠错综复杂,由此衍生出的世间百态自然存在了污浊,这些污浊,也被人称之为妖魔。

修真之人掌握天地灵气,能御剑飞天,可入五湖四海,甚至能够修炼诸多威力巨大的法术。似那等道法高深的修真者在凡人眼中如若真正的仙人一般,举手投足间引动天雷地火,其势如同天威,令世俗凡人敬畏不已。

在上古时凡尘世间混乱不堪,时常有妖魔为提升修为对凡人斩开杀戮,所用手段残忍至极,甚至连婴儿都不放过,所过之处尸骨累累,遭世人痛恨唾骂,对此忍无可忍的修真者联合起来形成了修真联盟,共同将妖魔驱逐到了山海以北,换得中原天下一P太平。

然而好景不长,修真联盟由诸多势力组成,权力之大乃是世间巅峰,被多方势力觊觎下最终分崩离析,一场大战轰然爆发,无数修真者陨落,而位于山海关以北的魔教势力趁机卷土重来闯入中原大陆,天地又是一P生灵涂炭!这场混战厮杀持续了近百年之久,史书上所记载的这段历史无不是血流成河、苍茫尽赤……

百年厮杀,无数修真强者陨落,无数妖魔封印被杀!也因此涌出了无数天赋异禀的修真天才,待他们成长起来,无一不是道法通天之辈,成为各门各派的中流砥柱!这其中正道门派以道宗、佛门、轩阁以及蜀山为首,借此时机再度联手数次将妖鬼魔物驱赶到了山海关以北。

而厮杀张弛终归不是妙法,于是,他们决定派遣各自门下的精英弟子前往山海关以北的魔宗领地,将魔宗教派的J位首领斩杀,绝灭魔门传承,由此方可令天下真正的太平。但魔宗之首岂是那般好杀,自然要派出境界修为最高的弟子,而这其中一位出身道宗名为云清的弟子随同所有精英弟子一同北上杀入魔宗,所过之处腥风血雨,令人惊讶的是,这名为云清的弟子竟然道法通天,其修为绝世连斩数名魔道巨擘,最终斩杀了大半的魔宗高手。

在这场厮杀之后,于山海关北上三千里的一处荒芜之地中,云清无意间发现了上古时期遗留下的一处宝藏之所,大喜之余他将所有宝藏悉数取走,准备送回道宗。但他的所作所为被同行的其他人发现,以为其要独吞宝物,当即对云清痛下毒手,奈何云清道行极高,一行人连绵厮杀竟留他不得,被云清逃走,一同带走的还有他身上的诸多宝物。

得知此事,诸多门派对云清下了追杀令,哪怕云清所在的道宗也不例外,派出门内诸多修真者对云清展开追杀。得知此事的云清心灰意冷,拖着重伤之躯隐匿身份来到了中原的某处山峦下娶Q生活,育有一子名为弈儿,令云清惊喜的是弈儿天资聪颖,且修行天赋极高,本着不愿让其天分埋没,云清将自己一身所学尽数传授给了他,为了不引起别人怀疑,遂在这座奇山上扎根立派,用自己与儿子的名字作为门派之名,是为清弈,又因云清始终认为所属道门,便以道门弟子身份自居。

云清虽然道行修为极高,但被无数正道修者围杀受伤极重,在立下门派之后的十余载后便仙逝在了清弈门中。又过数载,云弈身份败露,引来无数正道魔教围攻,只属三流门派的清弈门J乎满门被灭,最危急时刻清弈门后山修炼的洞府中忽然传来龙Y虎啸,天地间顿时飞沙走石,原是晴空万里,却忽然被黑暗遍布,这黑暗不是漆黑,而是夜Se,如那郎朗白昼忽然化作夜Se,惊天威势弥漫方圆百里,天地皆为之震动。

一袭白衣的云弈破关而出,左手持握方印,右手执拿宝剑,其身数枚符印于其周围环绕,身裹清光冲天而起。只见其左手方印一砸,漫天星芒裹着清光落下,随着方印横扫八方,其右手宝剑舞动间向下一落,剑雨弥漫四野,冲霄剑意横贯天下无人能挡!如此,不过一日,正道魔宗来临之人全被斩杀,一时间声名赫赫震惊天下。

清弈门奠定了根基,而云弈念及父亲的教诲,只斩来敌,没有再对其他名门大派展开屠戮,而是潜心修行。作为清弈门掌教,其威名之大一时无两,吸引了诸多凡人前来求教,云弈也

悉心教导门下弟子,只是其所修行的道法与道宗并不相同,而是另外一种不输于道门功法的修炼心法,其名——太上凌云篇!

时光悠悠又是十数载,清弈门逐渐壮大,云弈开始云游四方,以其精深修为施展出了搬山之术,凭夸父之力悍山而动,竟为清弈门搬来了数座大山!又借助阵法凝聚天地灵气。等一切安定下来,已是过了一百二十余年……

因有J座山,便承J脉,云弈自清弈门下所有弟子中挑选出了最为看好的J名弟子,分居山峰之脉,掌一峰之权,而这座清弈山,则为掌教一脉,号令诸峰是为掌门。由此,清弈门传承下来,至今已有千余载,现仍居天下正道门派之首,尤其在中原,更是威名赫赫风头无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