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紫铃初闻(1 / 2)

云水廊,地处苍山深处,整座山都被大阵环绕,凡人无法进入其中,哪怕有道行深厚之辈想要进入也非易事。持着令牌,紫铃一路畅通无阻,径直来到了一处山腰前,那里有座凉亭,一袭锦衣华袍的云水廊主鹤发童颜,好似一个腰缠万贯的富家员外般站在凉亭边缘,负手而立的他似乎等候已久,石案上的盏中茶水已然有些冷了。

“您找我?”紫铃顺着走廊来到了云水廊主的身后,微施一礼后抬起头。

“我等了你很久,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何叫你前来吧。”云水廊主没有回头,静静的望着远方。凉亭所在近乎悬崖,垂直的山T之下是云雾缭绕的山涧,偶尔传来鸟鸣声以及野兽的嘶吼声,契合着眼前一望无际的云雾苍山,好似仙境一般。

“若您封锁消息,我仍不会知道这个消息。”紫铃走到他的身侧,望着云水廊主的侧脸,握剑的手微微颤抖,谁也不清楚她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心中究竟会激动到何种地步,云水廊主或许能够猜测J分。P头望向她握剑的手中,因为太过用力,指骨微微泛白,葱玉般的手指好似要嵌入剑柄中,用于舒缓心中剧烈起伏的情绪波动。

“哼,以你的地位早晚会知道这个消息,若非如此,我断然不会让你知道。”云水廊主一声轻哼,言语间的怒意已经不加掩饰的展露而出,虽然不是自己的亲nv儿,但她在云水廊中的表现以及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已经让她坐上了第二把手的位置!如今的她身份地位在云水廊中仅次于自己,有些事如要隐瞒,只怕会令人心生嫌隙。

“虽然你知道了这个消息,但你仍是我云水廊之人,也是我麾下的首席弟子,我不容许你去见他!”拂袖而立,云水廊主死死的盯着紫铃,目中透露出不容拒绝的意志!紫铃与其之间的关系他最清楚,也更为了解她对柳云翎的感情,七年来她做的一切J乎都遵循了柳云翎曾经的步伐,一如当初的他,坐上了云水廊第二把手的位置!

“他消失七年杳无音讯,你觉得他还会记得你吗?你对他用情至深,他是怎么对待你的莫非你不还不明白?若他真的在乎你,也不会让你苦苦等候七年之久,你觉得他还是当初的那个他吗?”

“云翎为了什么背叛云水廊您比我更明白,是谁曾下令让他杀了自己最心ai的nv人?七年前莽山刺杀云中仙,这其中的凶险您莫非不清楚?呵,天谏神石那等宝物的确是天地神物,但在他看来或许连那个nv人的一根毫发都比不上……”紫铃据理力争,眸微红隐带泪光,隐隐间透出的痛苦令她脸颊上的淡妆有些花了。

“你!你这不孝子nv!你不要忘了我是谁,我是这云水廊之主,你是我的nv儿!”云水廊主怒极,猛然一掌挥出,巨大的力道令紫铃一声痛哼,白N的脸颊顿时出现了一个红肿的掌印,可见云水廊主究竟愤怒到了何种地步。紫铃怡然不惧,望着云水廊主缓缓跪下。

“请廊主下令,紫铃……离开云水廊!”她说的决绝,这一跪,跪的是多年的教育之恩。自柳云翎走后,云水廊主对她竭力培养,大量的资源供给一身,她的修为突飞猛进,刺杀之术更是精进到连云水廊主也感到惊叹的地步!

如今这一跪竟是为了柳云翎离开云水廊,更令云水廊主怒不可遏,再度一掌打在她的脸上,‘啪!’这一掌甚至比刚才更重,紫铃的脸颊已经红肿到J近发紫,流着鲜血的红唇更添J分凄美,但她倔强的眼神却似曾相识般令云水廊主面Se大变,隐隐与记忆中的某个人渐渐重合。<script>s11();</script>

“你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给我滚……”云水廊主目光血红的望着紫铃,猛然嘶声大吼,修为迸发间一掌落在石案上,沉闷的一掌将石案上的杯盏震碎,整个石案在颤抖中被无数裂痕密布,下一刻,石案碎裂成无数碎石,趋渐冰冷的茶水从破碎的砂壶中倾洒而出,洒动着J分冷意。

走廊的远处,少年肩靠木梁望着这一幕微微动容,耳畔回响着两人之间的J谈,不知为何目光有些黯然,满心充斥着复杂一拳砸在木梁上,凭空升起些许怨气,俊秀的小脸上有着些许不忿。风吹来,淡H衣衫随风轻舞,他轻声呢喃着:“都怪那个柳云翎,哼,我倒你究竟有J分手段!”

&n

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