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獦狚凶兽(一)(1 / 2)

雨在落,遮掩了他的脚步声,这个雨夜,这个府邸中的某个人,是他很是粗糙的计划中颇为紧要的一环。一个潜伏在清河城中道行不知深浅的存在,会给他带来很大的威胁!先让其现出真身是最好的选择。

“希望不会死在这里。”从袖中取出琥珀,刀疤面上流露些许狠Se,蓦然将之捏碎。

血滴妖异鲜红,一G诡异Y邪之气冲天而起,或许常人难以察觉到,这血滴之中藏蕴的浓浓血煞之气在某些妖邪之物的眼中却是上等大补之物!对修行魔宗血炼心法亦或是血煞妖物有着惊人的诱H力。刀疤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当琥珀被自己捏碎之际他径直翻身来到了庭院边缘的隐蔽之处,借助假山挡住自己的身子,他静静的望着那滴漂浮在空中的血。

“炼血凝、聚天煞!十九条人命的心头精血炼制而成的一滴妖血,肯定能把那个畜生引来。”呢喃着,刀疤警惕的望着周围一言不发,心中默念着盘算的事宜,丝毫不敢懈怠。

书房中灯烛燃炽,略显昏暗的书案旁有人影悄然而立,柳云翎读阅着手中抄录的太上凌云篇心法。这是师尊亲手抄录,包含了盈星、天昃道境的两篇心法,因他道行未至天昃,强行读阅更高道境的心法,对他百害而无一利。柳云翎对此并无异议,能得到此两篇修行心法,已是对他极大的恩赐,没有必要再去奢求更高。

“天地有灵,可读人心;人若有心则读天地。天地乾坤、日月苍穹,唯星辰之芒最弱,但星辰微弱却依然存于天地,凡人之躯强行聚纳唯有身死一途!故此,唯有先修心,读天地,次而引星辰之力入T,方可踏上修行道途……”盈星篇道法驳杂隐晦极难通读,峰主便在抄录中添上了许多自己的见解,以便柳云翎读阅。

待心神即将沉入其中之时,柳云翎面Se却忽然一变,他感觉到了隐晦的血煞之气,若非对此道颇为精通,他断然不会有所觉察。没有停留,他放下道篇心法拔剑而出,身影如电破开窗户一路飞跃,他能感觉到,那血煞之气就在柳氏府邸内,距离自己很近很近!

与此同时,在清河城东城一间破旧的屋舍中,这里没有人居住,屋内陈设破旧散发着霉气,雨水顺着屋顶的漏洞淌落,打S着屋内的地面。黑暗中,有一个影子在晃动,似是知道察觉了什么,黑暗中的影子猛地抬头,展露出一张狼头鼠目的面孔。丝丝血煞之气从它的身上缭绕而起,忽然,它张嘴发出了一声宛若小猪般的叫声,只是其间藏蕴的邪煞之气却极其可怖,甚至有种摄人心魂之感。

獦狚:山海经.东山经中有记载;北号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狼,赤首鼠目,其音如豚,名曰猲狙,是食人。本是传说中北号山上的野兽,却出现在了清河城中,似乎在昭示着什么。

它此刻仿佛是被吸引了一般,猩红的鼠目死死望向了柳氏府邸的方向,周身缠绕的血煞之气蓦然澎湃起来,四肢微曲猛然发力净值冲破了破旧的房顶,化作血Se红影直冲城中……

云楼客栈的厢房中,小千燃灯作伴,百无聊赖的望着手中的古籍,心思却似乎并未放在其上。身后的床榻上J名同门弟子尚未熄灯,彼此畅聊着下山历练如何游玩,早已忘记了初衷。<script>s11();</script>

蓦然,小千面Se骤变骇然起身:“如此浓郁的煞气,究竟是什么妖邪之物!”突兀的惊变令床榻上的清弈门弟子面面相觑,很是不解的望着小千。下一刻,低声却充斥着邪煞的叫声落入耳中,J名弟子这才惊起。

“清河城中出现了妖煞邪物,你们立刻随我来!”小千放下古籍夺门而出,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他担心此事与柳云翎有所关联。身为同脉师弟,小千对柳云翎的X情自然有着J分了解,今日晨时观其异样,自然心有所感难以放下。

坐在床前,望着云岳酣睡的小脸,紫铃清浅一笑缓缓站起:“今晚见到你,不知你会对我说些什么……”来到梳妆台前,望着铜镜中精心打扮过的自己,紫铃笑颜婉婉,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油纸伞,这才准备出门。

蓦然,紫铃黛眉微皱,顺着岚窗望去,耳畔怪异兽吼传来之际一道血煞之气冲天,瞬间化作血Se身影向某个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