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阴谋(1 / 2)

雨并不大,不断的拍打着房檐,落下的雨水汇成一条条溪流,沿着街道边缘流入修筑的水槽内,然后被引入了城东的清河内,逐渐泛H的河水不复先前的清澈,却能见到鱼儿不断的跃出水面呼吸,远望而去竟是颇为壮观。

云楼客栈,紫铃推开岚窗,望着窗外雨水淌落,心神却一P澄澈空灵。虽然没有在柳氏府邸前看到他的身影,但站在墙外依然能够感受到他的存在,紫铃知道,这一次他逃不掉,无论如何都要见他一面:“我云游天下找了你七年,却没想到你竟然在这清弈门山脚下的清河城中,我想问你为什么七年间杳无音讯,哪怕叛出云水廊又为何不告诉我……”她心中有太多太多的问题要找他回答,但想起见到他之后,却仿佛又什么话都没有。

蓦然间,她微微怔然,顺着街道内的小巷向不远处望去,隐约中竟然发现一个略显猥琐的身影,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但偏偏这个身影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然而细细思索却又似乎没有任何印象:“我从未来过清河城,更从来没有遇见过似此人这般的身容,为何会给我一种熟悉之感?”

雨水渐大,清河城街道上已经没有行人,珠落玉盘般的雨水难免令人心生厌恶,凭空而来的J分清冷或有人喜,也或有人忧。站在一间小客栈前的老头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满脸不忿的大骂着:“我来是客,你们这个客栈是怎么做生意的?竟然不让我们进门,老朽又不是没有银两,你们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哼,你这臭老头,若非看你年纪大了还带着一个小姑娘,我早就让人把你乱棍打出去了。前些年你在我这里骗吃骗喝那么久,到最后竟然跑的无影无踪!今日下雨天气冷,我心疼跟着你的这个小姑娘才让你们在门前避雨,若不然……”掌柜恶狠狠的盯着拿着幡杆的老头,显然是顾忌客栈中的客人并没有直接骂出声,心中对小姑娘的怜悯才让他们留在此地避雨。

“我莫问仙何时骗过吃喝?当年你这客栈煞气盈逸而不散,若非我施展仙法为你除去客栈中的煞气,如今你这客栈还能有这般多食客?话说回来你还应该谢谢我……”说着,莫问仙便Yu再度进门,那副贼眉鼠眼的模样令人发笑,却令掌柜怒火丛生。

回想起当年,掌柜皱了皱眉道:“当年你在我店里吃喝半月,少说也有十数两银子,到最后还是清弈仙门下来的弟子帮我除去了客栈中的煞气,你在其中又帮了什么忙?”

莫问仙顿时哑然,无奈只得摇了摇头,望着身边的的小姑娘道:“小莺,到如今这种地步爷爷也没办法了,唉,今天只能饿肚子了。”

“爷爷,你身上银子那么多,再不花就要遭雷劈了……”小姑娘长得眉清目秀,带着这个时候小姑娘特有的青春气息,蓬B朝气中透露出的J分俏P分外惹人喜ai,些许雨珠打S秀发,顺着脸颊淌落,J分憔悴惹人心疼。或是因为长途跋涉,小姑娘的脸蛋并不红润,反而透着J分苍白,但带着笑的小脸却令人难以拒绝。

“唉……罢了,若不是因为你,我们何至于连顿饭都吃不上,银子乃身外之物,给你!”望着小莺略显消瘦的脸蛋,老头叹了口气,双手握着幡杆的尾端微微一拧,竟是将幡杆扯了开来,十数两散碎的银子全部落在了他的衣摆上。心疼的抓着这些银两,老头很是不情愿的递给了小莺。

“谢谢爷爷了。”懂事的拿起银两,小莺拿着这些银两走到了怒火难平的客栈掌柜身前。<script>s11();</script>

“掌柜大叔,当初是我爷爷做错了事,在这里小莺代爷爷向您赔罪。这些银两劳烦掌柜收下,我们从早上到现在水米未进,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还请让我们进客栈暂住一晚吧。”小莺话语轻柔,再加上那看起来疲惫不堪的脸Se,似乎是大病初愈。掌柜见此心中一软,便说道:“你们也算不易,这些银两我收一半,算作当初那个老头吃喝的帐,剩下的银两你收回去吧。”

小莺面Se微白,刚Yu再言便见掌柜如是道:“不过小姑娘你看起来身子虚弱,我也不是那种不通情理之人,你与你爷爷便先在客栈中住下吧,什么时候雨停了再走吧。”

“谢谢掌柜大叔……”小莺连连低头致谢,直到掌柜叹息中缓步离开这才稍顿,苍白的小脸上涌出一阵

红润,丝缕秀发垂落至肩,平添J分病态的凄美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