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獦狚凶兽(三)(1 / 2)

风雨冷冽,清河城中更是如此,突如其来的獦狚现身此处,不知为何道行大涨的它若是肆意而为,将对清河城酿成灾难!小千领受仙门任务带领弟子下山历练,最主要还是清查清河城居民失踪一事,而现在,罪魁祸首似乎已经找到,那便没有放过的道理!只是唯一令他不解的是,哪怕獦狚道行精进,但又如何能够将柳云翎伤至这种程度?

没有冗余的时间,小千拔剑而出,缓步走到了前方,凝望着血煞萦绕的獦狚目中杀意凛然:“听我号令,杀!”獦狚伤势已重,不断流出着黑红Se的鲜血,落在地上与雨水混合,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开来,令人作呕。此时是击杀它的最好时机,决不能放过。凌空而立的清弈门弟子对视一眼,手掌再度弥漫出惊人灵韵,径直向獦狚轰杀而去……

雨夜中忽然多出了一些眼睛,于房前屋后中注视着此间发生的事宜。紫铃撑着油纸伞站在房阁楼顶,一袭紫衣翩然如画,只可惜无人看到这一幕,此时正值夤夜时分,厮杀颇为激烈,她却忽然启唇轻Y:“本是传说中的野兽,却生异变道行精进化为凶兽!这一切是有人在幕后C纵还是说只是意外?有趣……”语落之后,她的眸光凝聚在了盘膝而坐的柳云翎身上,丝缕复杂之意渐渐展露,原来,他还活着…不知为何,她眼眸有些S润,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想要飞身而下抓住他的手,仔细端详那张不知是否变化的脸。

“你在这里待了七年,不知你此刻又有什么变化。”孤身细语轻Y,紫铃玉手紧握,想要飞身而下寻他一面。但她却忽然一顿,咬着唇停下步伐,现在,还不是见他的时候……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柳云翎从冥想中睁开了双眼,然后起身站定,缓缓回头望向身后。夜雨绵绵,没有人影出现,柳云翎面上流露出些许疑H:“特意等待这么久竟然无人靠近,他们为什么不出手?”凭直觉,云水廊的刺客在周围已经埋伏许久,但却为何没有对自己出手?

“我知道你们在,也清楚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我特意让清弈门弟子离开,你们又为何不出现?”凝望着雨夜深巷,漆黑夜Se下的雨幕犹如魔障,一个人看得久了便会心生不安。柳云翎皱了皱眉,黑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黑暗中隐匿的刺客,跗骨之蛆般死死盯着自己,却始终未曾动手。

“既然不愿出现,就不要打扰我!除非云水廊主亲自来,不然我见谁杀谁!”暗夜中似乎出现了什么声响,但细细望去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柳云翎挥剑而立,细闻战斗声响渐行渐远,身前夜Se雨幕中却依然平静,甚至没有丝毫杀意传来,柳云翎微感怪异,却并未多想,转身向厮杀声响所在而去,但在临行前却一剑斩在地面,那是剑痕,亦是警告。

雨幕下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黑暗中,紫铃沉YP刻飞身而落,望着地面上煞气肆意的剑痕黛眉轻皱:“七年未见,你的煞气竟然不见丝毫渐弱,甚至犹有精进……”缓缓蹲下身,紫铃抚摸着地面上的剑痕,清丽的容颜上流露出些许感伤。

“也不知,你现在究竟过得怎样。”站起身子,紫铃眸光渐渐温柔,望着柳氏府邸破烂不堪的墙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

小千带着一众清弈门弟子追杀此邪物一路到了西城,面对清弈门弟子,獦狚在最开始吃亏之后便一直在逃,而它逃跑的方向竟与柳云翎所指的方向一模一样!显然,狡猾的它亦是看出了城西的山峦极易隐匿,藏入其中之后这些道行浅薄的人便如同自己的口粮。<script>s11();</script>

“这畜生虽然聪明,却终归不是人……”小千盯着此妖物的一举一动,J番J战下来他发现了此妖物的狡猾,纵然是他也险些被其抓伤,若非其他人施展道法救下自己,此时纵然不是身死也要身受重伤。

一路来到西城门前,獦狚竟是张口喷出烈焰火柱,惊人的火焰触及城门的刹那轰然爆炸!剧烈的冲击力夹杂着摄人心魄的火光映入一种清弈门弟子眼中,所有人心中都凭空升起一抹寒意。

“不要怕,它虽然道行颇高,但我们数人皆有修为相辅,不必惧怕。”小千望及这些弟子P刻悍然开口,孤身一人冲入爆炸惊起的浓烟中。他只见浓烟中一道红Se血影冲出

城门向远方掠去,隐约间,他似乎看到了獦狚回头时的嘲讽模样。

“哪怕是传说中北号山上的野兽也不该有这等道行!更何况,其神智J近如人,假以时日甚至能够修炼成人……”小千心中很是惊讶。北号之山有野兽,其状如狼,赤首鼠目!此妖物虽然保留着这些特征,但其周身缭绕的血煞之气以及不俗的道行却并非如山海经上所记载的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