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雨水红墙(1 / 2)

云雾如丝,覆盖了整个清河城,站在山顶远望,能看到奇异的一幕,这是极其罕见的云雾凝聚,谁也未曾想到,在天SeY沉的清晨竟会见到这种极难见到的绝佳景致,但站在山巅俯瞰的人却似乎对此没有丝毫在乎,望着下方云雾缭绕中城墙上隐约透出字迹——清河城!紫铃知道,这里是她苦苦寻找的答案终点,想到这里,想到能够见到那个人,她拉着云岳的手有些用力,而云岳也微微抬头望着紫铃,又将目光投向清河城,目中点滴的锋锐似在昭示着他心中的不平。

“清河城到了,云岳,我们进城。”清河城是清弈仙门山下的唯一城,身为云水廊组织之人,紫铃不敢怠慢,更不能轻易施展道行入城,一但被人察觉到身份,她此行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个人,是不会容许踪迹被人发现的,一但他有所觉察,定会离开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清河城,其名有清河二字,它的由来便是自山上流淌而下的一条清河。由于清河城坐西朝东,北面山高云阔,山峰的溪流汇聚到一处淌下竟有种奔流涌动的沛然之势,此河自西门环绕,却又被南面山峰阻挡,便顺着清河城南墙向东流去,汇入奔腾不息的江河之中。

踏着木桥走入城中,紫铃很快便来到了柳氏府邸前,不远处的摊贩见到紫铃的瞬间目光便是一凝,惊疑不定的望着紫铃,有人伸手入怀拿出了一枚玉佩,似在等待着紫铃的回应。没有一丝多言,紫铃动了动手中的剑,所有人皆是一顿,随即不再多言,他们已经知道紫铃的身份,无需再试探,那人也将玉佩收入怀中,仍旧做着自己的事,自始至终没有P语J谈。

“我们西门而入,听人说这清河城的城东有一间云楼客栈,云岳,想不想去那里?”没有停顿,紫铃只是多看了一眼柳氏府邸,便对云岳盈盈一笑问道。

“好啊,姐姐对我最好了!”云岳闻言眼前一亮,顿时笑了起来,满心欢喜的跟着紫铃的脚步而去。

柳氏府邸内,柳云翎站在院中望着张开折扇后其上所画的美人,目中流露J分惊叹之意。那是一个手持长剑的nv子,似乎正在修炼剑法,白衣飘然容颜冰冷,束发丝带凌空舞动,随着周身飞花的舞动,素婉之中的清雅之意好似天山上的雪莲花一般盛开绽放,可谓是一副绝世画卷。

“这画扇上的nv子究竟是谁?看其衣着饰品应该是我清弈仙门弟子,可我为何从未见到过?”入清弈门七年之久,他自问清弈峰上J乎所有弟子都见过,却唯独对画中nv子没有任何印象。莫非只是别人的凭空臆想?柳云翎一时有些怅然,这等美丽的nv子若是能见上一面该有多好。

笑了笑,柳云翎将折扇合起,一滴水迹却悄然落在了掌背,宛若nv子清泪。他微微一怔,掌背置于唇旁,舌尖轻点细细品味,略带苦涩的味道令柳云翎笑意更浓,抬头望天,雨水渐落打S发梢,柳云翎轻声Y道:“雨落花飞送炎夏、寒霜冬雪何时暖……”

紫铃忽然停下脚步,一丝凉意落在眉间,她微微抬头,望着天空仿佛发现了什么,又是一滴雨落在眉间,紧接着,更多的雨水落在她的肩上,落在她的发上,落在她的心上……

丝缕寒意透入心扉,紫铃不仅没有阻拦,甚至任由寒意侵入心神,灵台一P清明的她呢喃道:“霜华落尽初春暖、枯叶凋零秋又来……”云岳没有理会此刻神Se有些异样的紫铃,他拿起了手中入城时买下的油纸伞,轻轻打开撑在紫铃上方,阻止雨水落下。<script>s11();</script>

回过神来的紫铃回头看到云岳担忧的目光,顿时摸了摸他的头:“这么关心我,也算姐姐没有白照顾你,来,雨越下越大了,我们走的快一些。”不等云岳略带急促的叫声,紫铃拉着他向城东疾步而去,一路响起她那银铃般的笑声,在雨水街巷越行越远……

感受着冷雨打在脸上,隐约间,柳云翎的耳畔响起了另一首宛如Y唱的诗句。忽然,他的面Se瞬间骤变,苍白爬上脸庞,不可置信的望着周围的,雨水渐大却没有人影。恍惚中,柳云翎仿佛虚弱到了极点,蹒跚着来到了庭院中凉亭下,一道白衣身影在脑海中不断的占据着他的心神,不同于纸扇上白衣nv子的冰寒冷冽,他脑海中

白衣nv子则是尽显温柔,唇边勾勒的笑意似吸引了柳云翎的所有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