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獦狚凶兽(四)(1 / 2)

“终归不过是一些mao头孩子而已,空有一身道行,却不尽知该如何发挥。”两名魔宗弟子速度极快,面对毫无战斗经验的清弈门弟子,他们的修为以及厮杀方式占据了很大的优势,躲避之中已经接近到了J名仙门弟子身前,手起刀落便已斩下!

如此近距离下,他们甚至能够看到这些清弈门弟子脸上的惊恐,不断的后退想要离开的急切J织成一副凄厉画卷,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到鲜血的飞溅以及生命的消失!但,一道身影却裹着清光悍然而至,惊人的杀意席卷而出,两名魔宗弟子面Se大变,毫不迟疑立刻后退。

但清影来的极快,惊人的力量蓦然迸发,巨大的力道令两名魔宗弟子面Se大变,口喷鲜血倒飞而出。而清影也于一众弟子身前展露出了身容,直到此刻,他们才看清了柳云翎的身影,先前夜Se他们并未太过在意,只是见到他重伤,一时竟忽略了他的修为。

“云翎师兄!”一众弟子惊喜大喊,而柳云翎看了一眼泥水中翻身而起的魔宗弟子,沉默中面SeY沉的来到小千身旁,探了探鼻息,已经很是微弱!把了把脉搏,J乎感觉不到脉搏的跳动。

“噬魂阵?难怪……”呢喃声中,柳云翎从怀中取出了一枚丹Y:“将他的嘴掰开!”一名清弈门弟子连忙点头,伸手将小千满是鲜血的嘴唇掰开,一粒丹Y顿时落入其口中。

“此丹Y可保他X命,你们带着他立刻离开这里!”站起身,柳云翎望着那两个神Se惊疑不定的魔宗弟子,严厉的喝道。

“但云翎师兄你已受伤……”

“带他走!有你们在这里只会拖累我。”J名清弈门弟子面面相觑,最终咬了咬牙向柳云翎一声道谢,便Yu退去。但柳云翎面Se却忽然一变,翻身中将J枚飞镖尽数打落,火光迸溅之中的他身影飘逸,似轻描淡写。

“看来……你们没有那么容易走掉了。”摇了摇头,柳云翎斜剑而立,侧头望向边侧,有两道身影自雨幕中现出了身影。不仅如此,在他们的前后左右同时出现了数名魔宗弟子,一个个凶狠的目光环伺着身处其中的清弈门弟子,杀意凛然。

刀疤面SeY沉的望着柳云翎,忽然感觉有些棘手,身受重伤依然能够展现出这等修为,而且能够自由的控制自己的杀意!他在清弈门中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从未听说过此人?一念及此他冷然道:“阁下的道行端是厉害,但恐怕你不仅仅只是一个清弈门弟子吧,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噬魂阵、引九幽,天地明、魂仍在!魔宗之中的噬魂门弟子为何突然出现在清弈门的山脚下?而且来了这么多人,莫非是魔宗想与正道再一决高下吗?”柳云翎没有回答,只是望着刀疤的目光有些冷冽,P刻一声轻哼,幽幽道。<script>s11();</script>

“伶牙俐齿不过小道,我不与你争论此事……”刀疤嘴角chou了chou,Y沉道。

微微皱眉,柳云翎忽然望向了山林深处,那里似乎有激烈的战斗声响传来,心神微动,他忽然道:“莫非你们是为了这妖物而来?但据我所知你们噬魂门是以chou取魂魄修炼魔功,为何突然转变了方向?难道是你们想试一下此妖物的魂魄……”

刀疤眉目更是Y沉,被清弈门弟子发现,便绝不能让他们回到清弈门中!不然他们将会遭受到无穷无尽的追杀,这不是他的初衷,一念及此,他望向了那率先出手的两人,目中带着恨意:“噬魂宗怎么会派出这种废物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知道的太多了。”摇了摇头,刀疤拔出了手中的短剑,目光却落在了柳云翎手中的剑身上,一直以来最让他惊讶的便是此人手中的剑!其品质之高简直匪夷所思,哪怕不及传说中的神兵利器却也相差不多,这种神兵利器怎么会出现在一个道行如此孱弱之人的手中?

“这么说来,你能确定杀了我们所有人吗?”望着刀疤的动作,柳云翎眉轻皱。

雨水渐寒心底渐冷,柳云翎有些惊讶刀疤的决绝,非要做到这种地步?本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他为什么如此执着?沉默P刻柳云翎抬头道:“如果你杀了我们,清弈门将会倾尽全力诛杀你等!这是清弈门的山门下,为了维护正道威名,你应该很清楚会发生什么事。”

刀疤面Se微变,有些犹豫的望了

一眼山林深处,战斗声响依然激烈无比!他微微皱眉,有些拿捏不定,说到底只是为了他全身而退,非要B的他们死在此地,自己回去也很难有所J代。如此人所言,这些清弈门弟子死在这里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好处,甚至会因此连累自己,实在太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