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初见(1 / 2)

当凶兽冲入场间,一场混乱的厮杀顿时迸发,柳云翎自知对此凶兽伤害极大,其目标更多的显然是自己!看来,自己是被这畜生盯上了。无心与獦狚J手,柳云翎且战且退,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活下来,眼前的这些魔宗弟子并不寻常,久拖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

刀疤怒不可遏,虽然知道此事风险极大,但他依然冒着风险,为的,就是能够对上层有所J代,现在的局面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掌控。一面是桀骜不驯难以收F的凶兽獦狚,一面是能够与凶兽厮杀的神秘人物,他现在很是头疼,这畜生的行径完全没有章法,以至于他完全没有料想到如今这种局面。

躲避着凶兽獦狚的攻击柳云翎有意无意的向刀疤那里吸引,冒着被两面夹击的风险也要做下去,显然是为了两败俱伤!这是清弈山门的山脚下,说不得会有清弈门弟子出现,哪怕这是一个雨夜。

“你果然不是一般的清弈门弟子!说,你是什么人?”肩上受了一剑的刀疤望着剑光清冽飒然而动的柳云翎,忽然停下了攻击的手段,悍然问道。

“无名小卒而已,但我对你们更加好奇。你们这些魔宗弟子看似简单,实则融合了各个门派的功法精髓,如此复杂混乱,委实令人费解。”柳云翎已是身染血痕,有被人伤到的,也有自己的,消瘦的身躯在雨中却如游龙般令人难以触及到他的踪迹!能够跟上其步伐的只有身在场中的凶兽獦狚。

“哼!所有人退下,离开此邪物!”刀疤Y沉的皱了皱眉,手下已死去两人,再打下去只会让自己更为被动。

见混战将止,赤首鼠目的凶物不甘的对柳云翎撕出了数爪便停下了攻击,回头望了一眼其他魔宗弟子,似有所疑H。下一刻,它的身子一颤,难以言喻的惊恐令它颤抖不止的抬起头,恐慌不安的望着四周,不安的划动着自己的一只前爪。

柳云翎同样察觉到了什么眉目间一P凝重,他深吸了口气缓缓侧头望去。漆黑一P的雨林中,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身裹黑袍的神秘人,他滴雨不沾,面白无须的脸庞展露出些许老态,依稀能够看出J分威严。见到这张脸,柳云翎的心脏忽然一紧,他曾经见过这张脸,但他不愿见到这张脸。

“赤血门主——生云策!”柳云翎一字一顿,心神中尽是骇然,赤血门魔宗宗主竟然出现在了这里,他想要做什么?

刀疤似早有预料般来到了生云策前方,单膝跪地道:“门主,属下办事不利,还望门主见谅。”

“不是你的错,此人心智如妖,而且手段颇有J分狠辣,你能做到这种地步也算不错了。”生云策摆了摆手,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柳云翎,很是感兴趣道:“你这后辈见到我似乎没有好奇,想来,我们是见过面的,但我为何对你没有丝毫印象?”<script>s11();</script>

“我是谁不重要,但身为赤血门的门主却专程来到了清河城,莫非是在魔教中待不下去了?”握着剑,柳云翎微感不妥,将剑负于身后,将所有心神都凝聚在了生云策身上,此人,将会是自己七年中遭遇过的最强大的敌人!

“有意思,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嘴角chou了chou,生云策眉目略显Y沉,却兀自讶然道。

“但我对你没兴趣,你出现在这里是为了这只异化的北号山凶兽?想来……你已经窥伺已久,我就不打扰了。”赤血门主生云策,一身魔功道行深不可测,哪怕是J大魔宗宗门中势力最为孱弱的一个,却也不是如今的自己能够对付的。

“等一下,你拿着的那把剑我有些眼熟,能否让我端详一番?”刚Yu后退,耳畔传来的声音便令柳云翎大叫不好,翻身便Yu退去,但一道赤Se掌印已经向自己拍下,惊人的威压加身,柳云翎抬剑抵挡,蓦然张口喷出鲜血!一掌之下,他已是重伤,若非巧力化解劲道,自己只怕会直接被杀!

收回掌,生云策的目光变得极其危险,他越来越感觉这人有J分熟悉之意,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把剑,更是令自己难以释怀。一个清弈门弟子怎么会令自己有些眼熟呢?在他手中的正道弟子全部被杀,没道理会有如今这般怪异的情况。

“竟能躲过我的一掌,小子,你很有趣!”望着泥水中挣扎站起的柳云翎,生云策若有所觉望了一眼某处,竟是从袖间拿出一只模样怪异的鼎来。小鼎不过手掌大小,却充斥着古朴的质感,雕龙刻凤的环壁清

漆已经脱落大半,显露出了漆下那如被腐蚀的铁质。

“三生鼎?”柳云翎用剑撑着身T站起,再度张口喷出鲜血,望着生云策手中的鼎骇声道。

“看来你知道的的确不少,我魔宗上古传承下来的三生鼎你竟也认得。”三生鼎在生云策手中散出阵阵清芒,而赤首鼠目的獦狚望着那清光竟是充满了恐惧,不安的哼叫着,任由清光氤氲,惊人的威压席卷而来。威压下,柳云翎痛苦至极,而凶兽在清光之中更是疯狂的挣扎着,却最终在清光的包围中败下阵来。它虽然道行大进神智陡升,但在魔宗上古神器下依然没有太大的反抗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