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5殇
    今日,乃是陌决和曳止成亲的大日子,似乎周围所有人都很忙碌,唯一清闲的就是陌决。从准备成亲到今日,陌决连一点婚事都未曾费心过。

    陌决睡到自然醒,没有任何人来催促陌决起床。这是曳止特意吩咐的,什么吉时曳止都不相信,他只知道这些都比不上陌决的睡眠来到重要。陌决什么时候醒来,就什么时候成亲,好在,陌决醒来的时候天刚刚亮。

    看着吕宁带着一行人走入房间内,陌决倒是很是意外。这些人都是陌决极为熟悉的面孔,有远愁,有紫诺,有罗衣,一众女子看着陌决微微行礼,目光里都是祝福。

    陌决成亲的事情并未通知她们,不是因为这些人不重要,只是因为怕这些人舟车劳顿。可是未曾想到,这些人还是来到这里。

    “公子,今日您的装扮就由我们来了!“远愁笑着说道。

    陌决很是平静,一点也不觉得让这些人来弄自己成亲的妆容有任何的不妥,比起那些外人在自己脸颊上弄来弄去,陌决更喜欢这些人来为自己上妆。

    “这样好看的一张脸,哪怕什么都不弄就倾国倾城了!“几人给陌决上妆盘发,等一切都妥当后,大呼惊艳。

    明明陌决平日里就很美丽,只是今日是成亲的大喜之日,又穿着红色这样喜庆的衣服,就更加将陌决的容颜给衬托起来。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众人为陌决盖上了盖头,遮挡陌决的视线。

    “新郎来了!“不知是谁高呼一声,陌决原本一点慌张的感觉都没有,但此时眼前一片红色,倒是让陌决心跳加速起来。

    熟悉的脚步声响起,陌决透过红盖头只能看到曳止的脚步走自己的面前停下来,耳边出来曳止醉人的声音“我来接你回家!“

    是啊,家,今后她也有家了,她和曳止的家。

    曳止拉着陌决的手,按说一般女子出嫁是由兄长背着出门,可陌决如今没有兄长,甚至连父亲都未曾有,只能由着曳止牵着出门。

    “慢着,姨母出嫁,由我来牵着出门最适合不过!“一道童声响起,陌决忍住想要掀开盖头的冲动,笑容爬上嘴角。她成亲的事情并未隐瞒希尧,只是陌决也告诉希尧不要来北墨,毕竟希尧可是一国帝王,长途跋涉不好。不想,希尧还是来了,甚至以一个娘家人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陌决知道,希尧虽然年纪小,但却在告诉众人,他是自己的后盾。一个帝王作为后盾,也是让北墨之人不要招惹自己。

    “姨母!“希尧看着穿着红色嫁衣的陌决,内心里一阵难受,这个抚养自己教育自己的亲人,如今要嫁给另外一个人了,希尧觉得心里有几分难过,但又带着几分祝福。

    “希尧!“陌决开口,声音温柔。这个时候,说那些无用的都是浪费时间,陌决相信希尧能够理解自己,并且祝福自己。

    一双小手将陌决的手给牵起来,希尧牵着陌决慢慢的走出房间,他走的很慢,陌决也跟着很慢。

    “南羌永远都是你的后盾,你想什么时候回去都可以!记得常回去看看,我会很想你!若是他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你永远都是我最重要的家人!“

    路很短,哪怕希尧还有很多话要说,但他牵着陌决已经到了府门口,身边的曳止就这样看着他,目光带着包容。

    希尧将陌决的手恋恋不舍的交给曳止,恶狠狠的威胁道“你若是对姨母不好,我一定会找你报仇的!“

    大喜之日,希尧的威胁在曳止看来也是因为希尧在乎陌决,曳止一只手拍了下希尧的肩膀“得空就常来北墨,陌儿很是挂念你!我们有空就去南羌!“

    这是曳止的保证,也是对希尧这个亲人的认可。曳止很清楚希尧对陌决的重要性,既然都是一家人,曳止当然也要做好一个姨父的样子。

    希尧转过脑袋,不想让曳止看到他眼睛里的感动。

    在鞭炮声音中,曳止一把将陌决给抱起直接骑上那高头大马,至于身后那轿子就这样空着被人抬着紧随其后。

    陌决可以听到周围人的惊呼,还可以听到百姓们闹哄哄的声音,可是陌决一点害怕都没有。她就坐在曳止的怀中,感受着曳止的心跳。

    当陌决被曳止抱下马的时候,陌决轻声问道“皇宫?“其实,今日成亲该是在九爷府邸,但偏偏曳止对一切都保密,让陌决此时才知道成亲b拜堂竟然是在皇宫。

    曳止并没有让陌决下地行走,就一直抱着陌决走在那台阶上,不知走了多久,曳止才将陌决给放下来。

    眼前突然一亮,陌决眯着眼睛看去,却发现他们竟然站在皇宫的祭天台上,台下站着文武百官还有自己的属下和朋友。

    “这...“陌决觉得事情奇怪,这不像是是成亲拜堂,倒像是登基。可曳止若是想要今日双喜临门,登基大典为何让自己站在这里。

    只见,曳止伸出手,摊开掌心,掌心里的纹路格外的明显。陌决没有丝毫由于的将自己葱白纤长的手伸到曳止的掌心中。

    陌决看着身边的男人,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了。他宽厚的背似是将一切阴暗与腐朽隔绝在外,给她的,永远是最干净澄清的世界。

    陌决将手让在曳止的手掌心里,任由他宽厚的大手包裹着自己的小手。他的手温热而粗糙,带给陌决的,是谁都无法给予的安全感,就像是航行已久的船只终于找到了停留的港湾,终于不用再孤独漂泊。

    曳止执起陌决的玉手,声音响彻在整个天地“今日,我即墨曳止登基为北墨之皇,迎娶子书陌决为妻。从今之后,只此一人,白头偕老,北墨皇后子书陌决与我共同掌权!同坐皇位!“

    陌决没有时间惊诧,因为撕心裂肺般的感动,紧紧缠绕着她以为早已冰冷坚硬如铁石的心,如铺天盖地的蔓藤,让她激动,乃至于整个灵魂都似乎在颤抖。

    曳止给她的不仅仅是独一无二的宠爱,更是将自己的一切都愿意与之分享。一国帝王,只娶一妻,足以震惊世人。更何况,这让人垂涎的权利,都愿意与之平分,这样的爱,让陌决明白,自己这辈子都逃不开了。

    不仅仅陌决惊诧,下面的朝臣也都震惊了。曳止登位乃是注定的事情,可今日竟然让一个女子掌权,这简直就是奇闻。

    可没有一个朝臣胆敢开口,只是因为这些日子曳止对这些朝臣的震慑已经让朝臣不敢再忤逆曳止,生怕自己会成为曳止登基之后第一个开刀之人。

    希尧站在那里,很是满意的露出笑容来,这样还差不多。姨母在南羌都可以掌权,凭什么在这北墨不可以,谁若是阻拦,希尧看了眼周围北墨的朝臣,他可不会客气。

    “呵,果真是输了!“站在角落里的东木宗苦笑一声,他听闻两人成亲的消息还是忍不住赶来,为的就是看一眼陌决成为新娘的样子。如今他看到了,比他想象的更加美丽,可那美丽都是为另外一个男人绽放的。

    东木宗无数次问自己,自己哪里不如曳止,可如今听着曳止的誓言,东木宗才明白自己输在哪里。他同样可以给陌决无双的宠爱,但是对于权利自己却做不到如同曳止一般拱手相让,这或许就是爱江山更爱美人吧,他,终究是输了。

    “陌儿!“曳止目光看向自己身边的陌决,目光里的深情足以让陌决沉沦。

    什么都不必言说,陌决已经懂了曳止的心思,陌决的手紧紧的握着曳止的手,轻声说道“从今以后,你我夫妻二人,生死与共!“

    曳止听闻此言,俊秀的面容上露出璀璨的笑意来,那笑意比那阳光更加耀眼。曳止知道,这个人的心里终究有了自己,只有自己。

    曳止说过婚礼不会繁琐,就果真如此。没有那些繁琐的礼节,更没有什么拜堂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登基大典和成婚大殿同时进行。

    陌决被吕宁等人扶着来到宫内的皇后宫殿,走入这处处精致又典雅的宫殿,陌决就知道曳止定是花费不少心思,这里面的布置每一处都极为符合陌决的喜好。

    “见过皇后娘娘!“一排排宫女屈膝行礼,她们都是经过精挑细选送到这皇后宫中伺候。

    此时的陌决瞧着不同于九爷府的一切,但这里却没有让陌决反感,挥挥手“都下去吧,无事不用进来伺候!“

    等宫殿都安静下来,陌决才回到寝殿,瞧着绣着龙凤的被子,瞧着寝殿里放着自己爱的摆件还有自己爱的书籍,陌决明白那些日子曳止多么的忙碌。

    “公子,您累不累?要不要先休息一会,九爷...不,是皇上现在定在大殿里招呼朝臣们!“吕宁开口询问。虽然婚礼很快就结束,但他们这些属下可都记着陌决有孕在身。

    “无碍!“陌决刚刚说完,就听到外面宫女行礼的声音。

    陌决一笑,吕宁连忙明白过来退了下去,接下来的事情就不该有他们这些人来打扰了。

    曳止急匆匆的走入寝殿内,就看到坐在喜被之上的陌决。今日的陌决是精心装扮过一番的。正红色遍地金凤穿牡丹裙,丹凤朝阳云肩,大朵正红团花镶金线滚边曳地缎裙,头上梳着繁复的高髻,带着一整套赤金累丝红宝石鸾凤头面,通身的华贵雍容之气,端庄大方之态。

    那让曳止熟悉的精巧的鹅蛋脸上,五官精致而完美,那眉眼,仿若工笔画精心描摹而成,渲染出最浓淡相宜的风景,尤其是一双漆黑而明亮的眼睛,泛着温柔的笑意,霎时冲淡了那种强烈的惊艳感带来的震撼,让曳止感觉到无比舒服。

    “陌儿!“曳止上前握住陌决的手,似乎这样才可以让曳止感觉到真实。从年幼之时的期盼,如今终于梦想成真。

    陌决笑着依偎在曳止的胸前,调侃道“怎么回来的这样早?“

    “那些人怎么有你重要!“曳止在大殿可是丝毫不理会东木宗等人的阻拦,直接就让和煦拦着众人一路赶回来了,今日可是洞房花烛夜,虽然很可惜不能做什么。

    “陌儿...陌儿....陌儿...“一声声温柔的声音喊着,而陌决好脾气的一声声的答应。

    ------题外话------

    开新文《帝师点江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