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07章 还想说情么?
    萧阳一口鲜血喷出,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他本就体内重伤难愈,刚刚青年打到萧阳身上的一拳,对萧阳而言,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赵极眼睁睁看着萧阳眼睛一闭,一头向前栽去,他连忙跨步上前,搀扶住栽倒的萧阳,喝道:“快!来人,快!”

    马院长一看,哪里会迟疑,大喊一声救人后,立马拉过担架,带护士推着萧阳往急救病房送去。

    跟随赵极前来的两名九局成员,当场出手,将那对萧阳动手的青年拿下。

    “你们干什么!”

    姓周的中年女人尖叫一声,“把我儿子放开!知不知道我是谁!”

    “闭嘴!”

    赵极冷喝一声。

    在赵极这一喝声下,中年女人下意识闭上嘴巴,赵极何许人也,光因他暴怒而散发出的气势,都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了的。

    赵极拿出一张证件摆在中年女人眼前,这是九局执行任务时所用的通行证,上面有巡捕的标志。

    “现在,他因故意伤害被捕了,从现在起,任何人不得接近嫌疑人!”

    中年女人看到赵极手中的证件后,脸色变了变,开口道:“同志你好,这可能有点误会,我和你们的巡捕长认识,你看……”                “你今天就算认识天王老子都没用!”

    赵极手一挥,“刚刚那个人但凡有一点闪失,这事,可就闹大了,给我带走!”

    赵极一声令下,两名九局成员押着青年便走出病房。

    青年口中大骂着,不停用力想要反抗挣脱,可在两名九局高手的手下,他又凭什么能够挣脱?

    中年女人一看情况不妙,立马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医院急救病房内,马院长,以及整个医院所有的主治医师都聚集在这里面,他们看着仪器内传来萧阳体内的反馈,一个个额头汗流不止,他们行医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他们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够伤的这么重,毕竟,从正常的医学角度而言,像萧阳这种内脏都是千疮百孔的,早就应该已经死了。

    看着躺在急救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萧阳,所有医生都一筹莫展,他们真的不知道,该从哪个方向来下手治疗,甚至他们都不敢给萧阳动手术,以萧阳现在的身体情况,在他们的认知而言,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                急救病房外。

    赵极和白云飞站在门口。

    赵极眉头紧皱,他得知萧阳在这个医院后,立马就安排了人将周围封锁,以防返祖盟的人有机可乘,可以说,就算杨守墓过来想对萧阳出手,赵极都能让人拖延一点时间,可赵极怎么都没想到,到头来给予萧阳最后一击重伤的,竟然是一个普通人!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赵极身后响起。

    赵极扭头看了一眼,就见银州巡捕局的韦巡捕长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

    “韦巡捕长,很急么?”

    赵极扫了一眼韦巡捕长。

    九局在行动前,都会跟当地的巡捕局产生联系,并且短暂接管权力,韦巡捕长虽然不知道面前这个人的具体身份,但从之前的接触中,他也能了解,这是一个别说自己,就是比自己再大三层的人,都惹不起的大人物!                韦巡捕长咽了口唾液,没有出声。

    赵极又开口,“看样子,刚刚是有人跟韦巡捕长你联系了?

    对方什么意思?

    是让我们不追究?

    还是怎么说?”

    韦巡捕长干笑一声,“领导,那个……”                “停。”

    赵极做了个手势,随后将急救病房的门推开一条细缝,冲韦巡捕长努了努嘴,“你说情前,要不要先看看里面是谁?

    银州之前发生了那么多事,我想你应该认识里面躺着的人。”

    韦巡捕长走到门前,透过门缝向里面看了一眼,这一眼,让韦巡捕长双腿一软,差点跪在病房门前。

    韦巡捕长,就算不认识自己的顶头上司,他都不会认不出萧阳!                韦巡捕长身上细微的变化,自然逃不过赵极的眼睛。

    赵极一脸玩味道:“现在还打算说情么?”

    韦巡捕长那脑袋立马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这事交给你处理了。”

    赵极沉声,“明白该怎么做么?”

    “明白,明白!”

    韦巡捕长连连点头,“领导,我这就去处理!”

    韦巡捕长说完,逃也似的离开,心里都把姓周的女人给恨死了,她儿子,竟然敢对这么一个大人物动手,恐怕这世上,没人能保住她!                姓周女人一直就等在医院大厅,当看到韦巡捕长匆匆从电梯出来后,立马迎了上来,“老韦,怎么样,我儿子没事了吧?”

    “没事?”

    韦巡捕长冷哼一声,“事大了!”

    姓周女人一见韦巡捕长这幅模样,心中一个咯噔,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我说,你那儿子什么德行,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吧?

    平时搞些小动作也就算了,现在胆大妄为,谁他都敢动了?”

    韦巡捕长质问道,“给你奉劝一句,你那儿子,也该受到教训了,如果你不想被牵连,也就乖乖不要管,这事我可帮不了。”

    韦巡捕长说完,甩袖就走。

    “老韦,老韦!”

    姓周女人连忙快步追了上来,“老韦,咱们这多少年交情了,你说你这……”                “呵!”

    韦巡捕长冷笑一声,“多少年的交情,我也不可能因为你儿子的事,连命都不要了,你知道你儿子动的那位是谁么?”

    中年女人愣神,摇了摇头,她不感觉萧阳是什么大人物,今天见到萧阳,对方身上穿的衣服,也都是一些没见过的杂牌,这种人,能有什么背景呢?

    这些混迹上流社会的人,早就有了那种看人先看品牌的习惯。

    韦巡捕长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头顶上,“我亲眼看到过,那位跟二号面对面的交流,上次因为那位的事,二号亲临银州。”

    姓周女人如遭雷劈,呆愣在那,她虽然自问有些地位,可要跟能和二号交谈的人比,自己连个屁都不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