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1章 骆飞的心猛地一沉
    赵晓兰接着愤愤道:“这总工怎么会这样?你和他是通过老关认识的,关系一直不错,他怎么能这么做?这也太不仗义了,他这么搞,是一点面子都没给你,而且,似乎也没给老关。”

    “此人是个书生意气很浓的书呆子,充满正义正气,他这么做,倒也不出乎我的意料,我现在考虑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他是怎么知道江堤工程有问题的?以他在京城远离江州,他会通过什么人什么渠道知晓这些?”骆飞沉思道。

    “那,这方面你有什么线索吗?”赵晓兰道。

    “有。”骆飞点点头,“据我安排的人调查的信息,在总工和助理离开温泉小镇的那天中午,乔梁出现在了他们住的那家酒店。”骆飞道。

    “乔梁?”赵晓兰眼皮又是一跳,“他去哪里干什么?”

    “根据监控视频的内容,乔梁是和孙永还有庄家铭一起去的,在那里喝了酒泡了温泉。”骆飞道。

    “他们三个一起去的?喝酒泡温泉?”赵晓兰皱起眉头,“怎么会这么巧?温泉小镇那么多酒店,乔梁怎么会和他们正巧也去了那家酒店?”

    “这也是让我感到蹊跷的一点,虽然在监控视频里没发现乔梁和总工有接触,但我高度怀疑,乔梁那时去那家酒店,一定是有目的的,孙永和庄家铭可能是乔梁故意设置的幌子,拿他们做遮掩的,监控视频里没看到,不代表乔梁和总工没有接触。”骆飞道。

    赵晓兰点点头:“很有这个可能,如此说来,难道这事是乔梁捣的鬼?难道是乔梁暗地给总工提供了什么东西?”

    骆飞沉思不语。

    赵晓兰想了想:“如果真的如我们分析的这样,如果真的是乔梁捣的鬼,那,那乔梁的背后……乔梁这么做,会不会是有人指使?如果有人指使,又会是谁?”

    “你说呢?”骆飞意味深长道。

    赵晓兰心里一颤:“难道是他?”

    骆飞深深吸了一口烟:“我很不愿意确定是乔梁捣鼓的这事,我很不愿意认为是他背后指使的,只是,从目前的迹象看,乔梁却又不得不让我怀疑。”

    赵晓兰想了想:“可是,只凭这一点,也不能完全确定是乔梁,毕竟视频里没看到乔梁和总工有接触,万一他和孙永、庄家铭去那家酒店吃饭泡温泉,真的是巧合呢?”

    “是的,如果只凭这一点,确实无法确定是乔梁,但还有一点,让我不由多想。”骆飞道。

    “哪一点?”赵晓兰问道。

    骆飞道:“今晚我和水利局的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无意中听说,在总工来江州前的某一天晚上,常大河设宴请张海涛吃饭,乔梁跟着去了,吃饭的时候,常大河提起乔梁找他要江堤工程设计施工的相关材料,我听了心里一动,回来的路上给常大河打电话确认了一下,常大河说确有此事,说乔梁问他要的是电子版,说是老安要了解相关情况……”

    此事是骆飞和唐晓菲吃饭的时候,无意听唐晓菲提起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骆飞饭后接着给常大河打电话确认了此事。

    但骆飞又不想让赵晓兰知道自己今晚和唐晓菲吃饭的事,所以就含糊地说是听水利局的人说的。

    但骆飞虽然没明说,聪明敏感的赵晓兰却意识到了什么,以骆飞的级别,他和水利局的一起吃饭,没有常大河参加,其他人似乎都还不够格,除了骆飞宠爱有加的唐晓菲。

    “你今晚是不是和唐晓菲一起吃饭的?”赵晓兰直接问道。

    “你管那么宽干嘛?”骆飞翻翻眼皮。

    “说,到底是不是?”赵晓兰不肯罢休。

    骆飞不耐烦了:“是又怎么样?怎么着,我不能和她吃饭?”

    “我没说不能,但你有必要瞒着我吗?还拐弯抹角说什么水利局的人。”赵晓兰不快道。

    “我不告诉你,是为了大家都好。”骆飞道。

    “什么大家都好?难道我在唐晓菲面前是洪.水.猛兽?”赵晓兰道。

    “是不是你心里有数!”骆飞毫不示弱。

    看骆飞丝毫不肯退让,赵晓兰恼了:“我心里有数,你心里更有数,你少冲我吹胡子瞪眼!”

    “好了好了,不谈这个,谈正事!”骆飞烦躁地摆摆手。

    赵晓兰哼了一声,在这样的时候,她也不想因为这些琐屑和骆飞纠缠,毕竟骆飞现在的心思都在大事上。

    赵晓兰沉思片刻,放缓语气:“听你这么说,乔梁还真的很有嫌疑。”

    “是的,这小子做事很鬼精,不仅胆子大,路子还很邪,我实在对他高度怀疑。”骆飞道。

    赵晓兰想了下:“只是,那时候总工还没说要来江州,乔梁怎么突然会想到找常大河要那材料呢?”

    “这个……”骆飞也有些想不通。

    “难道他会算?”赵晓兰道。

    “会算个屁,他能有那本事,之前也不会被唐树森暗算沉到泥坑里了。”骆飞不屑道。

    “那就奇怪了。”赵晓兰道。

    “是有些奇怪。”骆飞道。

    赵晓兰眉头深锁:“如果解释不通这一点,还真很难确定此事一定和乔梁有关。”

    骆飞也皱起眉头,觉得赵晓兰这话似乎有一定的道理。

    不过虽然一时想不通,但骆飞还是深度怀疑乔梁。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

    “晓阳来了。”赵晓兰接着起身去开门,随即赵晓阳进来。

    “姐夫。”赵晓阳和骆飞打完招呼,接着坐在骆飞对面的沙发上,赵晓兰给弟弟泡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晓阳,先喝口水,上好的铁观音。”

    “好的。”赵晓阳点点头,接着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接着赞道,“姐,这茶真不错。”

    赵晓兰笑了下,然后坐在骆飞旁边。

    此时,赵晓兰知道,骆飞让赵晓阳来,一定有话要问。

    不光赵晓兰知道,赵晓阳也知道。

    骆飞看着赵晓阳:“晓阳,这几天我不让你和我联系,有意见没?”

    “怎么会?我很理解姐夫的。”赵晓阳忙道,虽然骆飞是自己姐夫,虽然这会是在家里,但赵晓阳在骆飞跟前还是稍微有些拘束。

    “理解就好。”骆飞满意地点点头,接着严肃地看着赵晓阳:“晓阳,老实告诉我,联合调查组来江州调查的江堤工程的有关问题,是不是出在你们集团负责施工的那段?”

    “是,被查到的问题都出在我们集团的施工段。”赵晓阳回答地倒也干脆。

    听了赵晓阳这话,骆飞的心猛地一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