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明(1 / 2)

众神盟约 雪月花怜 5925 字 2019-06-03

奥斯歌沿着木阶拾级而上,已经有些年头的木阶发出轻微而有规律的声音,打碎了这里的午后安宁。每向上行走十个台阶,就会有一个小小的平台连接着一圈环形的木制走廊。阳光从四面以不同的角度照入这里,塔楼的窗口开的极有规律,从清晨到黄昏,塔楼内极少有阴暗的角落。

无论是塔楼的繁密窗口,还是顶上的那个透明穹顶,据说是由一种特殊的水晶磨制而成。以奥斯歌不算深厚的光学方面的物理知识,他觉得仅仅凭借这些东西不足以在塔楼内部达成这样的效果的,却无法一眼看破这座塔楼的奥秘。

这一路上,排列在墙上的无数书籍显得颇为壮观,在简单的估算下,数以万计,可能更多。

在这个世界,书籍绝非廉价的印刷品,奥斯歌能够这些厚重晦涩的典籍上,看到岁月传承的斑驳,以及其内容的厚重深邃。

毫无疑问,这样的大手笔,不太像是一座偏远修道院能够负担得起的。他不觉得这个世界已经富裕到了这样的地步,在他悄悄看过了海森堡内的其他建筑及教堂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奥斯歌暂时压下了心里的疑惑,选择充分利用这些资源。他现在需要对这个世界有一个完整的认识,需要有一个系统的架构将自己这段时间接收到的碎片信息集中到一起,构筑一个完整的世界观。

奥斯歌·托利亚本身的记忆,在他继承这具身体的时候,仿佛碎裂成一块块碎片散落在大脑的角角落落当中。这段时间奥斯歌都在尽力收集这些碎片,希望能够重塑奥斯歌·托利亚的完整记忆。

不过根据他自己的判断,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大概也不算是多么博闻强识的人,大概也不具备他想要的完整而深刻的世界观。

也是,一个十几岁的小修士,正是最为贪玩的年纪,最大的理想大概就是穿上那身代表着祭司的白袍,或者习得一两个神圣法术,能够不偷懒的完成修道院的课程已经能够算的上是勤奋了。

想到这,奥斯歌苦笑了一下,对于这个世界的薄弱认知让他有一种迫切的危机感。在他看来,对一个世界一无所知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比自身的弱小更加危险。

他需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什么是危险的,有多么的危险。弱小的聪明人能够懂得趋利避害,而无知的莽夫在很多时候都会成为悲剧的主角。

他不会傲慢到觉得自己拥有另一个世界的记忆,就能够在这里如鱼得水,他甚至怀疑在这样一个世界里,自己过去的一些固有认知甚至可能会成为自己的负担,让自己产生一种错误的判断。

也许在他固有认知中的某种人畜无害的小家伙,在这个世界就是能够轻易夺人性命的可怕魔物。奥斯歌觉得如果自己的第二次生命因为无知而莫名其妙的被自己挥霍,那绝对是一个天大的罪过。

傲慢是一种罪,无知亦然。

让奥斯歌感到幸运的是,最为重要的对语言掌握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让他不至于变成一个寸步难行的文盲。

这个世界的语言和他最熟悉的中文有着很大的不同,更加类似于拉丁文的体系,有三十六个不同的字母,有严格的语法语序且高度屈折。从在中文环境里长大的他,对英语的掌握也称不上多少熟练,如果他丢失了对于语言的记忆,从头开始学习这门语言,那么绝对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也许是对自己奋不顾身的英雄行为的回馈,他觉得自己似乎被幸运女神眷顾的一塌糊涂。

奥斯歌走到了楼梯的尽头,塔楼的顶端,一个木制的半圆平台,他的头上就是看不见但摸得着的穹顶,中央放着一张矮桌,周围散落着几本书籍和纸张。

午后的阳光不像正午那般,柔和而温暖。在平台的边缘,奥斯歌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这里酣睡,能够隐隐听到规律的呼吸声。

看到这个身影,奥斯歌微微叹了口气,动作显得柔和不少。他轻手轻脚的收起散落在地上的纸张和书籍,整理整齐之后放在了矮桌的旁边,又从旁边的找到了一张薄毯,盖在了他的身上。

百花修道院并不大,更是只有寥寥几位修士在此修行,除了修道院院长之外,最为年长的修士是一位年近四十的祭司。据说这位祭司是十年前从帝都的潘匹亚神殿而来,脱下了象征着神谕祭司的那身华丽长袍,重新穿上了修士的灰袍,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清修。

而在修道院里,十五岁以下的修士只有两位,奥斯歌便是其中的一位,而另一位就是眼前正在酣睡的小男孩,只有七岁的阿蒙,姓氏未知。

奥斯歌看了看这个小小的身子,眼神有些复杂。

眼前这个孩子,大概就是他来到这个世界时,所遭遇的第一个挫折。

…………

…………

奥斯歌庆幸自己的新生,会以修道院的生活作为起点。宽松的环境让他有足够的空间按部就班的施行自己的计划,也有足够的资源支撑他的成长。

哪怕是出身在一个普通贵族家庭,在他看来大概也不如像他现在这般自在。

在整理完所有的东西之后,奥斯歌从矮桌下面拿起一本厚重的书籍,黑色封面上的烫金字体已然斑驳的失去的光泽,不过还是清晰的印出了书名,《希多鲁姆》。希多鲁姆是这片大陆的名字,以大地和母亲这两个词汇作为词根,创造出的代表这片大陆的单词。

《希多鲁姆》是一本史书,不过里面的内容并不是奥斯歌所熟悉的编年体或者纪传体,更像是三大史体的另外一种,纪事本末体,以记录完整的历史事件为主体。不过在奥斯歌看来,这本书似乎并不是非常的“正统”,里面中所记载的东西不太像是重要的历史事件,内容颇具神话的色彩。

然而,这确实这个世界千万年来未曾改变的永恒旋律。在来到这个世界的这段时间里,奥斯歌已经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