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6章 她是最好的妈妈
    

    第296章 她是最好的妈妈

    陆青尧边给媳妇剥虾,边不让气氛冷场,“这种事情,还是看向军和向党。www.ltxiaoshuo.com

    他递给离得最近的向军一个眼神,让对方附和一下。

    向军心里无奈,自顾自的夹了菜,“二叔,我们在虎镇那边已经习惯了,准备上完高中,再来帝都这边上大学。”

    元姝面露不满,阴阳怪气道:“你想考大学?帝都什么大学?”

    “指挥官吧!”

    向军回答完,就不想再理会桌上的那些亲戚。

    建设坐在母亲和父亲中间,举着小胖手道:“我想要考唱戏的大学。”

    宁清,陆青尧:“……”

    石化了!

    两人都没有听过小儿子说梦想相关的话,没想到居然这么伟大!

    元姝看到陆氏夫妇在那里呆住不动,心中气闺女没有一点心眼,脸上挂上一抹看好戏的笑。

    因为太过明显了,元望看到后,戳了戳她的胳膊——

    老爷子在场,明显又是偏着这对夫妻,这样做不更会让他不喜吗?

    元姝不明所以的看了眼三哥,没理解他这是什么意思,反而问出声:“你戳我干什么?”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桌子上的人都能听到。

    元望暗骂:蠢货。

    他讪笑道:“不小心碰到的!”

    又见父亲没有看过来,像是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小插曲,他长长松了口气。

    建设没觉得自己对父母扔了个炸弹出来,点了点远处的螃蟹,“妈妈,我想吃螃蟹。”

    向党咽下嘴里的食物,忍着笑看向一本正经三弟,“三呀!你咋想着要去唱戏呢?”

    建设眼巴巴的看着母亲手里的……螃蟹,小大人的半托着下巴,“因为挺好玩的。”

    他偶尔还和隔壁的安婶婶唱两句呢!还学到了很多动作上的精髓!

    突然,他看了眼牙疼状的父亲和一脸便秘的母亲,兴奋的看向元爷爷,“要不我给你们表演一下?”

    元老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觉得建设是个活宝。

    苒苒像是习惯了,拍手道:“好哦好哦!哥哥又要开始表演了。”

    得,这一看就是常看的主。

    “好。”

    宁清全程捂脸,缩在老公怀里。

    接下里的场面,就有些辣眼睛了——

    建设学着胡月红的动作,翘着兰花指,细声细语的唱起了黄梅戏,最最最主要的是,这小子头上戴的两个兔耳朵也随着动。

    她有点想拿手机给小儿子录下来,长大后,作为黑历史给他看。

    嗯,别说,还有点相似!

    一个白乎乎的小胖子,女孩子的娇羞没学到,唱戏的动作倒是学到个七七八八。

    呀!

    这小子是看了安家那位多少遍呀!

    因为胡月红来来回回就那那首‘树上的鸟儿成双对’,所以,建设学到的也就几句好记的。

    但,不得不说,表演天赋还是有的。

    苒苒见哥哥表演完,捧场的鼓掌,“三哥哥最棒了!”

    元老全程带笑看完,将剥好的虾给苒苒递过去,佯装好奇道:“小幺的梦想是什么?”

    苒苒嘿嘿一笑,口齿不清道:“看哥哥演戏。”

    老头子瞬间哄堂大笑,“青尧,你的这个宝贝女儿可真有意思。”

    陆团长露出宠溺的笑容,无奈道:“随了我老婆。”

    嗯,只要是优点,全是随了老婆。

    又是一把狗粮。

    元老看到宁清嗔怪的瞪了眼陆青尧,又见向军他们习以为常的捂脸,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人生在世这么多年,很少有像今天一样开心。

    元姝觉得宁清随随便便就抢了她的风头,更主要是嫉妒她嫁了个好男人。

    “宁医生和陆团长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元老不满的瞪了眼小女儿,“回什么回?今年就在这边过年了!”

    这丫头,什么都不懂,捣什么乱。

    他好不容易说动陆青尧夫妻,往后只要有时间,就带着孩子来帝都过,毕竟向军和向党比较依赖他们。

    她居然还往出赶?

    此话一出,元家三兄妹神色一沉,当即就在想,今年过年要找什么理由不回这边。

    他们有种,亲爸要变后爸的感觉。

    ……

    午休时间。

    元老好不容易见到心心念念的孙子,睡意消散了几分,拉着两人往书房里说话。

    他上下打量着两人,拿起珍藏了好久的照片,细细的比对着,略带伤感的感慨道:“不一样了!你们两人和小时候不太一样了。”

    向党给元老递过去一杯水,好奇道:“爷爷,您觉得我们两个哪里不太一样?”

    元老笑呵呵的将水放在一旁,躺在躺椅上,怀念道:“小时候,你两一个比一个皮,经常围在我这里跑,老二比老大爱撒娇。”

    向党笑道:“这点,向军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向军看了眼又在掀老底的哥哥,脸一红,“哪有!”

    “每天和妈妈撒娇,点菜派饭的,除了建设就是你了。”

    元老见二孙子急了,好奇问道:“养母也惯着你们?”

    向军:“她是最好的妈妈。”

    老头子突然很想了解其中的原因,“孩子,你们还记得小时候发生的事情吗?”

    向党神情一暗,“记得。”

    虽然小,但那种巨大的变故,不会忘记。

    向军脸上也多了几分沉重,点头。

    两人互相看了眼,最后由向党道:“一开始离了您,我和弟弟都很害怕,见到养父后,他家人对养父,对我们并不好,后来,我们跟养母在姥姥家住着,渐渐放宽了心,就是一直挂念着您,生怕……”

    那个最坏的结局,他两现在都不想去回忆。

    向军点头,“好在,现在都好起来了。”

    这场变故,说不清是好还是坏。

    元老还想问的清楚些,“什么叫做跟着养母住?你们一开始?”

    向党被问起这个,还真认真回忆一下——

    “养父母是相亲认识的,养母见到我两时,养父正要回部队,她担心我两被照顾不好,就主动把我们接过去家里住。”

    嗯,每天被小舅舅带着,东跑西跑。

    元老从心里对宁清感激,“我可真得好好谢谢你们的养母。”

    他本来还想提一下两孙子的亲生母亲,刚张嘴,就听向军道——

    “爷爷,那样就太见外了,妈妈对我和哥哥好,我两也喜欢她。”

    向党也附和道:“对,妈妈听说你喜欢吃辣,行走前还拿了自制的辣椒酱过来呢!”

    元老乐了,这个习惯确实没怎么变!

    “你两还记得?”

    他眼中堆满了笑,欣慰的在两孙子之间看来看去。

    
为您推荐